Saturday, January 12, 2013

Chapter 6 = 未到達句號前的逗號 = Timaru

22/6/2012
晴天。緊張。

自駕游慢慢地暫告一段落。
我們到達這下一份工作的目的地。
關於這 Timaru ,沒有太多的了解。
就連這份工也是從 Kate 哪得知。
看,出外靠朋友這句話真靈驗。
也不好好檢討自己。

反正也來到了。
這小鎮,那麼不知名。
連 BBH 冊子上也只有那麼一間旅舍。
嗯。
但來到 Main Street的那一剎那,開始對這個地方有些憧憬。
第一印象不錯。

1873 Wanderer。
我們又是這裡出現的第幾位 wanderer?

在這裡發生太多人事物與非,想要省略那一大部分。顯然這不是一些想被記錄但卻必須的過程。
先說說 1873 裡的狗狗。
閒得就是每天遛狗。
Bexster.
是這樣拼的名字嗎?
可憐兮兮的,跟著那男主人,就是男人與公狗的最佳代言人。

那老得不能再老的背影 omigosh!


黑變白的過程


哦!白白的才敢抱抱


斷了根手指,背後有個 mermaid,生命中出現過三個女人卻還搞不懂女人心的 Chris
我願意以最簡單的思維來看待所有事物。
所以,謝謝 Chris,在我茫然無助的時候幫了一把。
車子啊車子,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一項負資產。

找房子的過程真的很煩人。
用盡所有管道聯絡,連付費網站都得了。
這小鎮,人們是生活富裕得連房子都靠海上山的。

黃天不負苦心人。
後來,我們四人各自住進了不同的空間,後來的故事也從這一頁開始。
我與 Kate 一進門,實在感動。
本以為迎面而來的會是空空如也的一片荒蕪。


其實你們都錯了,女生的房間才是最亂的!

謝謝 Shontelle 在這寒冷的夜晚溫暖了兩顆漂泊的心。
粉紅色,天空藍與純白色的結合,毫無疑問變成了不符合我們的公主房。
未來的兩個月,我說,我們終於安定了。


在這裡的生活沉悶的可以。
不是上班便是下班,再來煮飯沖涼看戲睡覺。

人家是搖到外婆橋,我們則是閒來無事的週末總是愛搖到Winnie & Helen之家。
哦,都忘了說,屋主 Aaron 是個害羞男。
他說他沉默寡言不愛說話。
我想那天之後應該有少少變了吧?


喝了不下十來種的雞尾酒,印象最深刻的依然是 White Dane & Bloody Brain


Bloody Brain



薑汁撞奶


蔥花卷


餃子宴

感謝同伴們的一雙巧手。
她們總說
別浪費那麼漂亮的廚房嘛。
的而且確,羨慕死了。

回想起那些不分晝夜的工作天,當別人在被窩裡榨取溫暖的時候,我們卻呆在那佈滿魚腥味的工廠幹個你死我活。明明屬於低溫的空間也因為高度活動而變得酷熱。
我們幹的晚班,是冬天的凌晨啊。


魚頭。
偶爾會與它們聊起天。
你怎麼死不瞑目啊?
啊長得醜死了,有人買你嗎?
別哭啊,親愛的,拿去煲湯吧。


就是把這一箱箱的魚頭用自己的雙手做秤,
20公斤一盒,再搬到架子上。
所以說,我們都變肌肉女了。
我的二頭肌超結實的。
都被男人笑話了。


(馬賽克)
對,徹徹底底變男人婆了怎麼樣啊?


滿身魚血魚漿的,習慣就好。
偶爾還會搞得自己血肉模糊。
哦,敷個血 mask 好像也是稀鬆平常的事。


屬於我的 34 號 gum boot


戰友們啊!
脫下衣服後我們有多 Aunty 我也不想再提了哈哈


我們的卡,吃多少喝多少全靠它了


Sonya,我會記得你在我背後留下的血印


有沒有好奇, 屬於 Pacific Islands 的 Samoa & Tonga 人是什麼樣子呢? 


無聲唏噓,你人不在,但你卡在


工廠內部,每天的最後工作,徹底清潔每個角落
要死


穿起這件黃衣,背負的責任不是一般的重,呵呵

怎麼歷史總愛重演。
臨走的時候才驚覺根本沒有好好欣賞過這城市。
兩個月都白過了啊!
抓緊最後這幾天,逛街吧我們!


其實工作環境不錯,每天都必經的海港。
看了讓人挺舒服。
但偶爾的鬧情緒,開不見海面的灰也讓人患得患失。


The face of Peace
我還一直叫它貓臉貓臉的。


The Piazza
旁邊還有的 Trevor Griffiths Rose Garden
冬天沒花的玫瑰園
就甭 po上來了



還有個鳥園!
這麼一個小小的地方,你信不?


教堂似乎已經成了每個地方的地標之一


在 Museum 裡穿著土著裝,過幹癮


送報的男孩


Bob Fitzsimmons 拳擊選手


Captain Henry Cain
那個出海,言商,發達,在 Timaru 上岸,被殺的傳人

還有好多好多的 statue 遍布在這小鎮的四周。
簡直就是出其不意又蹦一個。
若誰踏上這小鎮,與所有石像/銅像/雕像來個合影也不錯。


Royal Arcade
我最愛的一條街

這裡有幾家 Art Gallery, 話說這 Timaru 也出了好幾位藝術家呢!


像這間 Aigantighe 就不錯。
呵呵,姐姐叫你怎麼念。
" Egg - and - Tie "


Owen

說起他,倒也神奇事一樁。
未來紐國前就開始有聯絡,也就這麼大那麼小的在這裡期遇。
第一次見面的感覺就是
“啊這男生怎麼那麼文質彬彬“
是顯得自己有多粗暴呵呵。


這段時間,盲目的工作讓人窒息。
我甚至開始懷疑,我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簽證快到期了,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如意。
護照是寄了又寄,證件是申請了再申請,錢是如水的話,卻得不到想要的。
那麼的不順利,能怎麼樣呢?
“要如何才能讓你明白我目前的心情?”
是多麼惆悵。我說。
脾氣也變得很孬。
尤其,連唯一的電話也壞掉了,所有的聯繫都斷了。

與友人聊天,深深覺得就這樣安安穩穩的度過了我的冬天,我是多麼的幸運。


才發現,Sunny 阿姨!我怎麼都沒有你的照片?

她,名叫 Sunny, 有個女兒,叫天使。
在一間名為 Cheng's Restaurant 裡總能輕而易舉的找到她的身影。

一見如故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那個我們約定吃大餐當 farewell 的早晨,走進了這家餐廳。
聽了這麼一個故事。

“那個時候,醫生說我命不久矣。”
“一直在手術室進進出出的,不爭氣的老公也不在身邊,就只有 Angel 。” Sunny 看了看身邊的天使,天使露出似笑非笑,看著自己的媽媽。
“就只有年紀還小的她,默默守在手術室外。她說,她不願離開,眼睛一直盯著手術室的燈,深怕一眨眼,燈滅了,媽媽就不在了。”

母女情深,流露在言語間。

這時 Sunny 看著坐在一旁似懂非懂的男人 Max 。嗯,他懂。
一個女人面對生死,帶著兒女,出外打拼的故事。

故事外還有個小不點兒愛美麗。
天使說,愛美麗啊,若你走投無路了,就來這餐廳打工吧。老闆是不缺人手,那從我薪水里邊扣給你好了。

那一刻我真的感動得半夜淚濕了枕頭。
我好想念,那個在八千公里以外,我溫暖的家。
“我看你是風流快活的。”
外頭生活的不如意又哪能盡述?

後來看見阿姨說,你們遇到任何困難,不要緊,來找阿姨,這里永遠是你們的家。
這個冷漠的世界裡,人間依然有愛。



後來一個早晨,我醒來,看著窗外的雨滴。
涼涼的,我微笑著。
”很是清新啊,這空氣,我的肺都活過來了。“
微笑果然是力量。
無數個讓人窒息的夜晚在這一刻得到解脫。

沒什麼是搞不定的,我們隨遇而安吧。

蹉跎了好久,計劃是改了又改。
到最後還不是雙手交由天注定。
哈哈哈哈
仰天大笑。
然後拍拍胸膛說人定勝天。
再笑。


接下來,甭工作了。
正式開拓這打工度假的“度假”那一頁。
終於。
我們都說。

Reactions:

6 comments:

完全沉溺在故事里头了

太誇張了啦!!!!!!你就好咯現在生活安定,啊,很討厭這個階段啊!

Bell婆婆,我发现你真的很饱满~~~!无论是眼界还是脸部~~~! ^_^

可不可以有点新意咧?我听这都听闷了...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谢谢通知哦~(你的chatbox留不到言,所以在这里给你留言)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