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6, 2013

Chapter 4 = 彻底体验放下身段的打工之旅 = Blenheim

3/4/2012
阴天微雨。

那晚的海边散步,不知怎的每个人心中似乎有颗沉重的心。
说不出的无奈。
是不舍得再次分开,还是我多虑了?
眼前的路,各人不同。
再次分道扬镳的感觉,我仍然还未适应。

街道昏暗的灯光掩盖了脸上的表情。
海浪的拍打声不再浪漫,取而代之却是尝试天真的我们努力争取这最后的欢乐。

快要冬天的凌晨,我们赤脚想要拥抱海洋。
多么傻的举动。

我在旁笑得不亦乐乎,尤其看着某人冷得快要结冰的表情。
提着拖鞋,马路上有着那明显的脚印。
我想象若是一堆鸭子凌晨压马路是什么情况。

总有朋友爱问,你有什么计划?下一步怎么走?

说真的,可能未体验过的你会觉得“啊这人说话怎么这样?”
连我自己也觉得太过自负。

但是我还是只有那句。

背包精神 (六) : 没有计划,随遇而安。

不知不觉来到这陌生却不尽然的国度已经一个月。
在这里的每一天充满着无数的变数,要做无数的决定。无论大小。
这马铃薯便宜呐!该买不?
啊天气突然不好了该出去不?
好冷啊,该洗澡吗?
晚餐吃什么啊?
...


我孓然一身,决定一个人闯去那未知数 X 的地方。

一大清早决定默默地离开,心中默念再见朋友,或许,我们不会再有交集。
一个人静静的等待,脑海中闪过朋友们的笑容。

像是电影情节版,朋友们从街角一个一个出现。
努力不让眼泪决堤,那份感动直让人说不出话来。
我用最擅长的豪爽一一拥抱道别,却在上车后选择坐在你们看不见的角落,
不想那最后的画面竟然是坐在巴士上挥手说再见。

只能叹息。

天公真的不作美。
一直在飙泪。哦,不止是你,我是说我。

一个人的渡轮。
还是觉得我是幸运的。
巴士司机就这样只载我一人狂飚到码头,让坐在候车亭来不及上巴士的人傻眼。
看着墙上的时钟,我还有两分钟,就两分钟!
笑容亲切的柜台小姐话不多述连忙帮我订船票 check in 行李,呵呵。
就算最后一分钟还是无惊无险的成功上船。


临睡前不忘到船头拍照。迎风。

那个时候还真的不习惯就这样一个人。
还是不善于交际。
隔壁坐着慈祥来自德国的叔叔,看得出很爱聊。
但无奈啊,我只想补眠。对不起啊。
睡醒时还奇怪怎么坐着坐着变躺着了?呵呵。


Blenheim.
位于 Marlborough , 盛产红酒,纽西兰最大的红酒区。

好冷。刮大风。
我来自马来西亚,酷热的国度,要怎么适应这里的强风是另一门学问。
夜渐临,约好的朋友似乎迷路了,只好痴等。

还是要说那句,原来出门在外真的靠朋友。

与即将混在一起的同事初见面感觉生硬啊。呵呵。
还是未习惯如何在被剩下来的状况下 survive。

多谢老板提供舒服的住宿。
对这里的第一印象挺不错,有种终于可以安顿下来的感动。
一夜好眠。

真是的,人生中第一次站在收银机前,竟然感觉紧张。呵呵。
第二天上班,走进来的那女生怎么那么脸熟...
哦!是你!
那我在 Napier 有一面之缘的香港女生!
相隔450公里外我们不期而遇!


第一次拜访纽西兰的 Pharmacy 记 【按】
在纽西兰做餐厅妹 【按】
纽西兰囧样奢侈的一天 【按】
那些我在纽西兰餐厅打工的日子 - 唱衰你!【按】

甜甜酸酸就这样与这班让我目屎流的战友们,不想说再见地离开。



好想念
那段我总爱拿某人开玩笑的日子;
那晚上摸黑上厕所的日子;
大家围在一起吃晚饭的日子;
想家了弄的台山汤圆的日子;
忙得飞进飞出加菜换面切番茄炒饭的日子;
一大清早起床说早安的日子;
Honey 总会包个大元宝喂肥我的日子;
总爱嚷着和哥哥炒个36号炒饭的日子;
生气咆哮大佬的日子;
那个最后拍连环照的夜晚...
两个月累计的记忆实在不少,清楚记下却不能列出来的太多,太多。
我用月光下我们带着笑声在寒冷的冬天里走路回家时吐出的雾气作为这一段的句点


精心炮制台山汤圆


满身油烟味的快餐妹与两条腿的萝卜


冬天破皮也难痊愈


红酒便宜也有好喝的,像 Obikwa 与 Whale Point 就带给我很美好的回忆

这一刻,我真的好想你们。





Reactions:

2 comments:

人生中第一次站在收银机前,叮!按下Open键,拿起钞票,拔腿就跑!!!!!!!

啊哈哈哈什么嘛你很危险哦的!不行啦四周围都是电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