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0, 2015

偿还 PTPTN 步骤

都一把年纪了还来分享这种题目的东西,实在觉得情何以堪。
但至少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我-有-借-有-还-的!

以下是我知道的几种方法,其他的自己看官网啦 (死懒惰鬼)

  • 通过官方网站
  • 通过银行转账
  • 通过柜台偿还
  • 扣工钱
1. 通过官方网站
- 按这里, 输入 IC Number - Semak - 再输入 IC Number & Password - Log Masuk (如果没有 PTPTN Online Account 的话就按那个 Pendaftaran Kali Pertama, 照做就好了,都大学生了,不会那么笨吧?呵呵)

- 左边 panel - "Penyata Baki" - 滑倒最下面看到 “Bayaran Balik Melalui FPX", 按下去

- 看到 Penyata Baki Pinjaman , 下面有个空白栏让你填入要偿还的数目

- 之后的跟着做就好了。

×要确保你有任何银行的 online banking account 哦。


2. 通过银行转账

- 每间银行的步骤都不一样,反正就是去到 Payment 那栏,选要转账的对象是 "Perbadanan Tabung Pendidikan Tinggi Nasional" 就对了。

3. 通过柜台偿还

  • Ibu Pejabat Lembaga Hasil Dalam Negeri Malaysia (LHDNM)
  • Bank Islam
  • CIMB Bank
  • Bank Simpanan Nasional
  • Bank Rakyat
  • Pos Malaysia
  • Affin Islamic Bank

4. 扣工钱

-  填这个表格, 跟着表格上面的指示就好了。



最近 Bell 婆婆遇到一个蛮头疼的问题。 Bell 婆婆由于念太多书的关系,在 PTPTN 有两个借贷户口。问题来了,第一个户口是念小学时开的(开玩笑),第二个户口是念中学时开的(还是开玩笑),那念完小学就继续念中学嘛,哪有时间打工啊?我幸福小孩咧!

可是,第一个户口想当然尔就没来得及开始还钱了。这下不好了,欠的钱越来越多,念完中学开始工作都已经是4年后的事情了。

终于,当 Bell 婆婆开始慢慢还债的时候,问题来了。咦,怎么每次网上转账都只能转到第一个户口呢?那第二个户口自己一直在那边乱滚,越滚越大,怎么办啊?于是开始找办法解决问题。皇天不负苦心人(怎么霎时间老气龙钟的),撞了好多铁板后才来这边分享。


办法一
记着你的贷款号码,到 Bank Islam 柜台 manually 偿还。是的,所有网上转账都不会 verify 你的贷款号码,就只会问你登记号码,然后你所偿还的所有金额将会自动偿还第一个户口,直到第一户口不再滚雪球。

办法二
申请 Penstrukturan Bayar Balik.
到PTPTN柜台,填张纸,告诉工作人员你想把两个户口的还贷重新编排,工作人员自会帮你搞定。
Tips: 到少人的柜台比较好,工作人员服务也比较快。去总部的话恐怕多人难办事。Bell婆婆反正住蒲种,就到蒲种分行搞定的。

就酱。有问题再分享。





Saturday, July 04, 2015

眼睛.鐳射.分享

「已經不想對這裏的灰塵做出任何解釋,對,我就是懶,怪我吧」

「反正覺得可能有人會需要這篇東東,也覺得比較有意思分享,就寫了」

「此篇含不安圖片,警告了喔」

好多年前 Bell 婆婆就對雷射手術蠻有興趣,畢竟戴了(厚厚的)眼鏡這麼多年(八歲起),也戴了(薄薄的)隱形眼鏡這麼多年(十八歲起),也沒說什麼不方便,畢竟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認識我的人,有很多其實並不知道Bell婆婆是眼鏡一族,怪就怪我平時愛面子,見朋友絕對不會戴著眼鏡,就算戴著眼鏡,照相時也絕對會把它摘下,明知照片會上臉書而那個世界是何等賤啊!

但最近,眼睛突然出現不適,戴隱形眼鏡時總會有刺痛感。而Bell婆婆自行斷定,糟糕, 眼睛開始對隱形眼鏡有 intolerance的跡象,那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啊!

於是開始了看見Bell婆婆戴著超厚眼鏡上班,走街喝茶,甚至見重要人物的情況。曾經有一次,走在公司裡,有個蠻熟悉的同事迎面走來,我舉起個手想打個招呼。他...他...竟然和我有視線接觸後漠然走過。他-不-認-得-我!當下崩潰。還有一次,在電梯遇見同事,劈頭就來一句:「你怎麼啦?怎麼看起來那麼糟糕?」天啊,我有化妝,和平時一樣,就是多了副眼鏡有那麼大差別嗎?!

再來一次,偶然碰見很久不見的前老闆,她竟然嚇了一大跳,真的是一-大-跳,她嚇得跳起來了...好了不想說了,感覺很糟糕。就是坐在我隔壁的男同事也會偶爾停下手邊工作,默默的盯著我,隨後懇求到,「Bell, can you stop wearing spectacles? Weird la adoi see you in this.....」......

2015就像是把自己整理好的一年。2014年的頹廢讓自己健康起紅燈,自己看了也心疼。決心打起精神把自己整理好重新出發!結果之前看醫生不小心看到另一樣東西,嚇得我食不下咽。經過觀察神奇似的不見了,好家在啊!當下決心,「好的,那個fix了,是時候到眼睛了!」結果隔天就來到這間眼科中心了。


位於 Uptown Damansara 的 Advance Vision,就在 LDP 隔壁的大街,CIMB 隔壁。
有興趣者可點此網址查詢。
http://www.advancevision.net.my

第一次檢查
就是普通配眼鏡時的檢查。護理人員會用儀器替你做度數測量,角膜弧度,角膜地圖繪製之類的。反正就像平時那樣看著紅點別動就好了。
然後就會讓你戴著個科學怪人的插入式眼鏡來更準確的測量你目前的度數。
當然,護理人員也會測量你目前配戴的眼鏡的度數以做參考。

很快的,護理人員就拿著我眼睛的彩色遍佈圖來和我分析了。


類似這樣的東西。然後就大概會解釋你的情況適合做哪樣手術。反正之前已經大概懂自己適合哪種了。只是本人讀書超厲害,度數有點深(左眼右眼各850度,外加散光個25-75度),所以被告知RM2888的配套是沒我份了,必須拿Custom 的 RM5588.也只好無奈接受了。

「以下資訊純素簡單分享,有錯誤請原諒」

RM2888

- 其實為何他家的手術費如此便宜是因為技術不是比較先進的無刀還是什麼的,他家的是有刀,只是有刀和無刀我還真不懂差別在哪,反正過程還是一樣啊

- 依我的情況,如果我硬要拿此配套,那被取走的tissue會比較多,可能會比較痛
,而且復原機會沒那麼高,有殘餘度數的機會比較高,晚上看東西可能會有光圈

RM5588
- 節省資源,取走的tissue比較少,其實最好就是越少越好,存些貨,萬一有殘餘還足夠做enhancement

- 晚上爆光不那麼厲害

- 至於真正的分別呢,其實就是手術時儀器的setting不同,所以取走的tissue數量也不同(吧)



第二次檢查

是與醫生的consultation。這時有什麼問題都可問醫生。
首先護理人員會滴眼藥水讓眼睛麻醉,進以測量角膜厚度。
總共點了3劑眼藥水,分別麻醉,測試淚腺發不發達(有點刺刺的),還有散瞳劑。此時眼珠放到最大-大-大-大就進去看醫生了。

其實...就是...進去見到醫生後,坐在儀器前,醫生用手撐著你的眼皮,千萬別動,看著醫生,也沒什麼事發生就好了。
(好我騙你的,其實就會看到藍光,反正就只看到藍光,真的不懂發生什麼事,也沒啥感覺)
(不過若干年前曾經做過類似的測驗,我多嘴問了護士剛剛在幹嘛,護士說其實拿著針點我的眼睛看看角膜厚度,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我相信了)
不過真的沒感覺就對了,這沒什麼好怕的,真的啦!
然後醫生說話好快,快得我聽不清楚啊~
反正要問的也問了,想知道的也知道了,過程是如何聽得耳濡目軟了。(建議還是聽就好,千萬別手癢去youtube 看,你會後悔死)

然後就排期做手術了。超-快-的。心理準備都沒有就安排好了。後悔也沒時間。其實也好,反正拖拖拉拉就肯定打退堂鼓了。

第二次consultation 需繳付 RM80.

第二次檢查後散瞳劑搞得我對光線非常敏感,而且視力急速下降50%。戴著眼鏡也像是沒戴一樣,還好有老弟相陪,結果回家睡覺六個小時後恢復正常。(因個人而定,一起做檢查的老媽完全沒事啊,厲害,可能我度數深,沒事沒事)



第三次手術前檢查

基本上就是回去第一次檢查的那個房間。看著同一部儀器,再做同一堆測驗來確定最最最後的度數是多少,要拿走的tissue又是多少。

很快的,護理人員就說, see you on Friday!

這次沒事,可以自己開車回家。

這段時間煎熬啊,一直在安慰自己沒事沒事但是就是害怕。別人說的什麼生孩子比較恐怖,我管你咧我的眼睛啊!反正就是怎樣騙自己還是自我麻醉都試過了,就是害怕嘛...

不小心就到了手術當天(一定要有人陪同前往,你不能開車回家啦)。

來個最後的,阿蓮照。(我豁出去了)


到了診療所,又滴了滴麻醉藥什麼的,就被帶到二樓比較昏暗的房間等著。護士幫我穿上手術服,在臉上消毒,並告知此後就千萬別碰眼睛了喔!盡量放鬆,放鬆,放鬆。結果不懂是午餐喝太多還是真的線上激素增加,狂跑廁所�� 再加上手術前肚子疼了5-6天,真的超想爆粗!

突然間護士就叫我名字了!天啊!我還想上廁所啊!!結果硬硬再上一次廁所就上手術台了。好恐怖。節奏好快!上了手術台,真的超想哭,但沒時間,醫生會問你今天怎麼樣?好?叫什麼名字?確定之後你就別想再想什麼了。躺下,看著那傳說中的紅點,別動,一動就被醫生罵了。醫生在手術時超嚴肅,畢竟你把眼睛交到他手上了啊。

很不舒服的,很害怕的,醫生用黏紙黏著你的上下眼簾,別動!再放下架子撐著眼皮,眼皮就蓋不下來了。別動!那紅光刺眼,對!你就別再多說,多光多刺眼多害怕你就是要瞪著那紅光,別動!之後開始了,很重要的一環開始了。超害怕。死死瞪著紅光,但不能太拉緊不然眼睛周圍的肌肉會疼啊。

儀器開了,看見醫生的手在眼球上方動著,然後就看不見了,黑黑的,真的成為盲人了。很怕,但別動!這太重要了!不想手術失敗死都不動!2-3秒後會感覺到儀器把flap切開了,醫生把flap打開,看見東西了。之前的紅光大散開,反正就是別動。可能醫生會叫你把眼球往左往右移一點點,記得,一點點就好了!必須知道眼球的一點點是可以把拉斯維加斯夜景看完呀!定位後,醫生說,好!別動了!之後會聽見噠噠噠的聲音,再來還是別動!會聞到烤章魚的味道,好香啊我的眼球~~~
好想哭,還是別動。之後就會聽見護士在旁邊倒數5-4-3-2-1,看見醫生把 flap 蓋上,用清水狂洗眼睛,再來就是看見醫生用小東西像是wiper 一樣在抹乾眼睛,那刻好想笑喔。好了。不開心,因為還有另一隻啊!!!

其實在手術時,已經不是對手術害怕了,是害怕自己不小心動了眼球啊!
很貼心啦,他們會給你小抱枕抱著,緊張時把它捏爛也沒關係,別動就是了呵呵。

個人覺得第二個眼睛反而更久。而且會有少少的刺痛感(哭)少少而已啦,平常捏屁股更痛個百倍。可能左眼散光比較深,感覺那個儀器壓得更深入似的,所以才有刺痛感。

反正就是沒時間讓你深呼吸就開始另一隻眼睛了。那時候緊張感又來了,腦海中就是只有一句:「別動!狗咬都不動!死都不動!」後來等著等著最想聽的5-4-3-2-1終於出來了。我真的不懂是水的關係還是我真的哭了,反正下手術台那一刻我是哭著笑/笑著哭,不知所謂的在感謝醫生。嗚嗚嗚。還是很想嗚嗚嗚。

喔,對了,那個黏著眼簾的黏紙,在拔下來那一刻是最痛的過程。 
「OUCH! 我的臉!」

哈哈哈哈,這樣說有沒有比較安心了呢?

出來後坐在儀器前看一下,檢查複合程度,就好了。坐在一旁休息了。

接下來就被告知可以回家了。一定要趕快回家。而且,聽我說,一定要立刻吃他給的止痛藥!(安眠藥可以回家才吃)(所以就是要吃飽飽才去,因為要吃藥啊!)


術後上車趕快自拍。


Bell 婆婆就是以為可以回家啃個麵包才吃止痛藥。媽的。後悔。基本上在車內我已經在狂喊,闔上眼睛戴著眼鏡還是對光超敏感,開不了眼睛啊!眼淚直流,好不舒服,尤其在麻醉藥完全過了之後,「不舒適感」已經不能形容當時的感覺了。只知道眼睛內眼淚一大堆但流不出來(開不了眼嘛),又痛,又不能碰眼睛,想死。

吞了止痛藥和小粒到不行的安眠藥後終於入睡,連眼藥水也來不及滴,實在開不了眼,不是開玩笑啊!睡睡醒醒之間還在流眼淚。

四個小時後,晚上八點,終於安眠藥力也過了,強迫自己睜開眼睛。看到70%吧。不舒服,像是眼睛有沙子的感覺。趕緊滴眼藥水。


後來出去吃飯也沒事。就是所說的,是不必配戴眼鏡了,但還是模糊的狀態
。不宜開車喔。對光線敏感,對風也敏感。

豬頭到不行。眼睛腫腫紅紅的。

從來不知道自己淚腺那麼發達,整個吃飯過程就是淚眼汪汪,服務人員會不會覺得我這人是怎麼啦?我老弟坐在隔壁超無奈呵呵呵。

晚上睡覺要戴著個鹹蛋超人眼罩以防壓到眼睛。


第二天複診,醫生也沒說什麼,就看了看說「沒事,明天再來。」

我心想,為什麼啊?不是下個星期才來嗎?怎麼明天就要來了?但醫生沒說什麼,就說沒事,說我右眼比較油,讓我換了一款眼藥水。

要價RM14的眼藥水。

以上就是目前為止的報告。我都佩服自己了,還能打出這麼多字。

其實今天(術後第二天)醒來就沒有刺痛感了,別人說的乾眼我也沒什麼覺得,就是眼睛一直濕濕的。希望明天檢查順順利利。

再來一張嚇人的。
左眼瘀血較嚴重。

右眼較好。但右眼「比較油」是什麼意思啊?

目前為止左眼視力比右眼好。大概恢復70-80%。

P/S: 先洗好澡才去手術室吧,能隨心所欲洗頭洗臉的機會會消失一個月啊!

4JULY2015 報告完畢。
(到目前為止已經超過24小時沒洗澡沒洗臉了天啊!就只敢慢慢的,慢慢的,用濕布抹一抹)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14

雨過天晴

=看著 Beverly 的文,突然有種感觸=

可能是十月,秋意近,離愁難免,感傷毅然。
最近總是圍繞在情不自禁的感傷中不能自拔。
太多太多的故事在這鋼鐵森林蔓延著,卻深陷其中不自覺。

好久沒放聲痛哭。
傷心的時候,他們說,別哭。
跌痛的時候,他們說,不哭。
生病的時候,他們說,沒什麼好哭。
看電影的時候,他們說,哭啥。

才發現我的哭點與笑點一樣,那麼的莫名其妙。
只是每次每次總會有把聲音告訴自己,不能哭,不許哭,哭著就不好看了。

忍著忍著,天就情了。他們如是說著。

卻讓我忘了曾經那個自由奔放的靈魂了。

想笑就笑了,那為何想哭卻不能哭了?

某某失戀時,我總是說,盡情哭吧,哭過就要放下了。
某某去世時,我拉著她的肩膀說,盡情哭吧,哭過就要堅強了。
某某生病時,我鍋了粥到她身邊,盡情哭吧,哭過就要好起來了。

但是我傷心時,聽著聽著不知名的歌就流淚了。
但是我傷心時,想著想著不該想的事情就流淚了。
但是我傷心時,看著看著不好笑的電影就流淚了。
但是我傷心時,望著藍天白雲就流淚了。
但是我傷心時,吃著吃著食不知味的東西就流淚了。
但是我傷心時,在你不知道的角落流淚得不知所措了。

就像在我傷心時,寫著寫著這篇,在這個點,就流淚了。


有誰能把這我的肩膀讓我靠一下就睡著了。
又有誰能告訴我,雨過就會天晴了。

如果每一天都有一首歌代表著,那今天又會是什麼歌呢?

我不喜歡品冠,卻在今天盤旋著他的聲音。

雨過應該就會天晴吧 若知道痛了就會珍惜了啊
戀愛中有人被打垮 有人長大
你還 愛我嗎


呼吸著,就會好的,對嗎?

Saturday, June 07, 2014

Chapter 9 = 有那么一点无从释怀

其实每次打开电脑看见 wall 上那一大堆未被上载的照片总有些惆怅。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那些记载。

阔别多时,我再次上来打扫灰尘。
继续未完的旅程。

即使阔别了584天后的今日,对于这个地方的绿还是很有熟悉感。
身边的朋友有的已经 moved on, 到了另一个城市继续未知的探索。
有者亦已步向人生另一里程碑,回头看着自己。

叹息。笑笑。时间不曾为某个人停止。
我长了岁数,却似乎没长什么大智慧。

呵呵。我相信大智若愚这句话。

会有一种东西,你只想把它收在心里头细细回味。


我会记得可爱又友善的狗狗
Rusty & Super Moo
那个他们陪着我留下无数脚印的沙滩


那个夕阳无限好的黄昏


那个走进郊区森林只为了寻找全 Karamea 最高的树的时刻


那个我与 Julia 坐在 Sam 爱车里胡闹的时刻
她说 " Never let a kid play alone, in Your car! "


那个每天指定动作 - 喂绵羊的早晨
它叫 Babar
意即 “女儿”


那个爱耍帅得要命的家伙
他叫 Enrico


那个唤醒我们的运动
可惜我永远就只会向前的 - 踢毽子运动。
过后总会有咖啡当早茶的时刻。


那个完全不怕陌生人的女王。
Diva.


Julia & Sanae


Nicole & Sam


忘了啥名的加拿大女生


Brian 


忘了啥名的 Hulk


很帅的德国小男生 Mark


爆炸大王 David


不爱穿内裤只带一边隐形眼镜的 Sara







那个万圣节的晚上
很疯。
也很温馨。


那个 Sara 生日 Face Painting 的疯狂夜。
嗯嗯。


那个象征 Rongolian 精神的鲨鱼人。

还有无数个围绕在厨房做面包做晚餐做早点的时候。
那个砍仙人掌的早上。
那个锯树的午后。
每个星期三的营火会。
每个星期四午夜相约在电影院的浪漫。
与薯片啤酒甜蜜约会的每一天每一夜。
那个一个人走长滩的落寞。
那个拉着Moo & Rusty, 望着海却想着遥远家乡的伤感。
那个冬天半夜冷得要死却走了两公里路只为了和那个陌生的他躺在路中央数星星共烧一支烟的寒冷。
那个在山洞里巧遇两位法籍帅哥一起在黑暗中与蜘蛛摇滚莫名其妙的下午。

都显得那么难忘。





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女人-你怎么了?

到了这把年纪,周遭朋友不是忙拍拖就是忙结婚生子。
看看你自己,还是孓然一身,不免的问,到底怎么了?

有很多朋友都逃不出这个枷锁,不停反问自己
“是我很差吗?是我不够好吗?我的要求不高啊,但为何就是没有适合人选呢?”

“是你要求过高啦,身边明明就有很多异性朋友,怎么可能没人追?”
“别那么挑剔,看看身边很多人选啊,多留意一下嘛。”


我想了好久,突然有一天想通了。

“我要的不多,他无需来自外星,无需俊帅的外表,无需显赫的家庭,我只求一个感觉对了,不用担心未来,且能够聊天的伴。”

问题就在这儿。

到了这把年纪 (很无奈,却实在),我们不再年轻,也不再狂妄。
15 岁,一个可爱男生每天对我笑,放学和我一起走回家,我以为那就是爱情。
18 岁,图书馆里那帅气的图书管理员就是我上课的动力,那单纯的单恋,认为那就是幸福。
22 岁,一起撑伞的雨后,他握着你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吧。” 以为那就是永远。

28岁了。

当初的青涩已漠然,想要保存的天真也不再,看着手中的名牌包包,你好像了解了什么。

爱情,幸福,永远。

仿佛离自己越来越远。

15 岁,一起吃着冰淇凌已是快乐。
28 岁,那时候的冰棒已经变得食之无味,你要求苏芙蕾。

15 岁,我们谈着飞翔的梦,谈着遥远的理想。
28 岁,我们说着汽车房贷与投资。

15 岁的天真浪漫,被 28 岁的现实主义打败。

我说,我的要求还是很简单。


“我要的不多,他无需来自外星,无需俊帅的外表,无需显赫的家庭,我只求一个感觉对了,不用担心未来,且能够聊天的伴。”

感觉,不再只是心动,另外多了能力,给予的付出,以及牺牲。
未来,不再遥远,有多少个能接受餐厅小弟当老公?行,除非是他家的餐厅。
能够聊天的伴,这种心灵上的层次就更是虚无缥缈了。

只能说,对,女人,是你的问题,要求实在太高了。

你忘了统计吗?同龄的女人远比同龄的男人成熟7年。

28 岁的你要找的起码是 35 岁的他。还要来个有感觉的,不用担心未来的,能够聊天的,要求很是高。

呵呵。
更何况现在的男人啊,比从前飞得更远更不想停留了,你又何去何从呢?

但女人,结婚从来就不是菜市买菜,无需为了这么一个问题而懊恼。

与其期待白马王子的出现,为何不让自己活得更像白马公主呢?
对自己好一点,对生活负责任一点,对人更宽容一点,对朋友好一点。

陪你一起过日子的他若还没出现,日子还是得过得精彩。
听懂了吗女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