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女人-你怎么了?

到了这把年纪,周遭朋友不是忙拍拖就是忙结婚生子。
看看你自己,还是孓然一身,不免的问,到底怎么了?

有很多朋友都逃不出这个枷锁,不停反问自己
“是我很差吗?是我不够好吗?我的要求不高啊,但为何就是没有适合人选呢?”

“是你要求过高啦,身边明明就有很多异性朋友,怎么可能没人追?”
“别那么挑剔,看看身边很多人选啊,多留意一下嘛。”


我想了好久,突然有一天想通了。

“我要的不多,他无需来自外星,无需俊帅的外表,无需显赫的家庭,我只求一个感觉对了,不用担心未来,且能够聊天的伴。”

问题就在这儿。

到了这把年纪 (很无奈,却实在),我们不再年轻,也不再狂妄。
15 岁,一个可爱男生每天对我笑,放学和我一起走回家,我以为那就是爱情。
18 岁,图书馆里那帅气的图书管理员就是我上课的动力,那单纯的单恋,认为那就是幸福。
22 岁,一起撑伞的雨后,他握着你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吧。” 以为那就是永远。

28岁了。

当初的青涩已漠然,想要保存的天真也不再,看着手中的名牌包包,你好像了解了什么。

爱情,幸福,永远。

仿佛离自己越来越远。

15 岁,一起吃着冰淇凌已是快乐。
28 岁,那时候的冰棒已经变得食之无味,你要求苏芙蕾。

15 岁,我们谈着飞翔的梦,谈着遥远的理想。
28 岁,我们说着汽车房贷与投资。

15 岁的天真浪漫,被 28 岁的现实主义打败。

我说,我的要求还是很简单。


“我要的不多,他无需来自外星,无需俊帅的外表,无需显赫的家庭,我只求一个感觉对了,不用担心未来,且能够聊天的伴。”

感觉,不再只是心动,另外多了能力,给予的付出,以及牺牲。
未来,不再遥远,有多少个能接受餐厅小弟当老公?行,除非是他家的餐厅。
能够聊天的伴,这种心灵上的层次就更是虚无缥缈了。

只能说,对,女人,是你的问题,要求实在太高了。

你忘了统计吗?同龄的女人远比同龄的男人成熟7年。

28 岁的你要找的起码是 35 岁的他。还要来个有感觉的,不用担心未来的,能够聊天的,要求很是高。

呵呵。
更何况现在的男人啊,比从前飞得更远更不想停留了,你又何去何从呢?

但女人,结婚从来就不是菜市买菜,无需为了这么一个问题而懊恼。

与其期待白马王子的出现,为何不让自己活得更像白马公主呢?
对自己好一点,对生活负责任一点,对人更宽容一点,对朋友好一点。

陪你一起过日子的他若还没出现,日子还是得过得精彩。
听懂了吗女人们?

Sunday, January 19, 2014

神山,半征服 = Mt Kinabalu

这是一个信者得救的故事
(屁啦)

这是一个关于约定的故事。
好久好久以前,和某人约定一起征服神山。

我到了,当了你的眼睛。
也算完成约定了吧?

11012014
好一个开年活动。
平时没什么运动的 Bell 婆婆竟然胆粗粗就这样去了。
登山前一个星期才到 Batu Caves “锻炼” 了一下。
就那么一下,脚即 cramp 了整个礼拜,走路都有困难怎么登山?
感谢医生的药,感谢医生的针,感谢我争气的腿,总算在最后一分钟舒缓不少。

就这样,12 个互不相识的人,在 KK 机场第一次相遇。

嗨,你好。

呵呵。
我怎么对这样的东西乐此不疲。

1.30pm
KKIA.

KKIA Information Centre - RM5 coupon for shuttle bus service - KK Bus Station near Padang Merdeka - Van to KK Park (RM20 per person)

KK Park
先买下 RM3 的 Entrance Fees

Free shuttle 到 Mesilau Nature Resort.

我们选择的登山路线是 Mesilau Up, Timpohon Down.

是夜在 Mesilau Nature Resort 度过有点寒冷的晚。
还在笑说,还未登山就已经全副武装,到了山顶还得了?

Mesilau Nature Resort








不错的住宿,不嫌弃就还不错的晚餐。
我又忍不住称赞自己,有谁爬山爬得那么高级。
呵呵。

冷风吹的一夜。
快疯掉。

早上。
好忐忑。
一直上厕所上个不停。


早餐,就普通的“酒店早餐”。
Omelette, bread, juice, crunch & flakes, 炒饭, 炒粉 etc.
吃饱就上路吧。


好灿烂啊!

Briefing.


友人笑说这搞不好会是寻人启事的人头照

一大早天公就不作美。


登山证


我已不想对一路上的风景有如何美不胜收做出任何形容。
只能说,1-4km 我们还是人模人样。
至少我是。

<看影片>
队友介绍
好烂的介绍
听了都想巴自己



曾经我们是在一起的
我们是并肩作战的



<看影片>
后来我每每想起都想把他一脚踹下山的人
呵呵

好难得,真的好难得熬到这个点。
笑容都变得僵硬了。
难怪山下那 Briefer 说趁还笑得出来的时候赶快拍多几张。
深深体会。


接下来是漫漫长路...
真的,无数次的大崩溃,转个弯再来大崩溃,身心都负荷不了的大崩溃...
之前一直和友人说
我真的很讨厌爬山。
我真的很讨厌楼梯。



高山花
或许少了污染的空气
却也艳丽无比

回想起第一次爬水晶山的时候就已经发誓不再登此山。
两个月后再登水晶山。
之后再发誓两年内不登此山。呵呵。两年,我做到了!
走林明山的时候累死人的排队楼梯也让我小崩溃。
怎么就忘了那次教训,千万不再安排登山活动?
Tongariro 的暴风雪都让我觉得我快要变成天与地女主角了。
为何?为何?
后来的后来才发现,我是那么可笑的,变态的,自虐者。
就为了那个约定。


可怜被我拖后腿的 Ken
其实是自己也脚疼了吧?

其实,你也很想一脚把我踹下山吧?


回头望就是一步一步步向天堂的阶梯
抬头望还是一步一步步向天堂的阶梯
我只能说
其实我脚已经软了啊



<看影片>
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却让人叹为观止


一路上天使与魔鬼的对白。

“ 还有一点点,就能休息了,晚餐就等着我了!”
“没有晚餐也没关系了,在这里冷死也没关系了。”
“ 加油!不能放弃!友人已经在暖暖区等着我们了!加油!”
“ 抬头看星吧,十点多到也没关系。”
“ 还有十分钟,就再十分钟!坚持!”
“ 你哭啊,你喊啊,反正没人听到。来嘛,慢慢来。”

想死。

我内心的魔鬼是如此强大。

我的妈妈弟弟们。
在和你们wechat的时候我是感到无比幸福啊。
虽然前面是一堆莫名其妙的花岗石。
头晕目眩。


后来的后来我忘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记得
看到一栋楼。
闻到饭菜香。
看到一闪写着 "No Entry" 瞬间令我大崩溃的门。
看见前方还有的阶梯。
看着屋内笑声盈满的饭厅。
看着慢慢是菜的饭盒。
看着友人。
差点哭出来。
妈妈我好想你。

然后是摄氏-7度的冷水。
不溶解的泡沫。
在浴室哭天喊地的我。

接着下来是冻伤的双手。
呼吸不顺畅的眠。
发烧的夜。
感谢暖袋。
我又想起你们了啊暖袋!


醒了。
食不知味的吞了早餐。
看着眼前的拼命三郎。

我记得我说了那么一句
“ 下次请提醒我这次惨痛的经验。Say-NO-to-ANY-hiking-activity! ”

无奈吞了两颗Charcoal再加两颗Panadol,打开门。

Briefing.

十分钟后。

实在是那个时间点遇上那个人。
说出那句话。
就这样了。

我头也不回的回去睡大觉。
没遗憾。
我知道。
遗憾不属于这次。
它属于下一次的呐喊。

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再疯狂的时候,它就会侵蚀我的灵魂了。




在你们脚断掉的时候
我们自在的吃着早餐
享受冷空气的喜悦



Mt Guide - Dragon
一个沙巴出生雪兰莪长大女友在英国的人


Mt Guide - Hairie

我真的懂你们的痛苦。
你们讨厌下山,就如我憎恨上山一样,成正比 :)

但真的掩饰不到我的喜悦。
呵呵。


一路上的泥浆



很是心花怒放


一路上风云万里
外套是穿了又脱
脱了再穿




<看影片>
一直很帅的下山。




<看影片>
一条很长的蚯蚓。




<看影片>
很想海扁他的人


越下越快乐的表情


Timpohon Trail 唯一的风景

回到宿舍大伙也已经不成人形。
我的蒂莹姐,看到你我都快哭了。
你还来一句 “怎么那个样?”
想把你劈死。

呵呵。


What To Bring?
需要带什么?

就随便说一说吧。
做参考就好了。
只是一路上这些宝贝还真的帮了不少大忙就对了。

1. 一双好的爬山鞋(请看上面的图) 
好多朋友都买 Kampong Adidas, 也不错啦,只是要穿厚厚的袜子就对了。
不然脚皮分离可不是件好受的事。

2. 拖鞋

3. 衣物- Long John, Jacket, Wind Breaker, Beanie, Normal cotton socks 3 pairs, wool socks 1 pair, pyjamas shirt + pant, towel, raincoat, gloves, scarfs

本身穿着一套衣物与普通袜子,爬山通常会出汗,但包包里还是要放着 raincoat, jackets, wind breaker 以防万一。
山上天气变化无常。
去到 Laban Rata 很冷,摄氏2度 - 7度。
此时把所有东西穿在身上就对了呵呵。

4. Chocolate / energy / access bar, snacks, banana, energy drink like 100 plus 
山上每个亭子都有厕所与水喉头方便登山者装山水饮用。

5. Backpack 
Porter 1kg RM10.

6. Walking Stick - 可租, RM10 一支。

7. Head Lamp

8. Tissue

9. 还有其他有的没的像是相机,三脚架,power bank, mp3 什么的...

10. 耳塞!超级重要!!!!!!!!问问我的队员们就懂了。




[ Photos credit to Bell, Shyanne, Cai & Ken ]






Thursday, January 02, 2014

Chapter 9 = 那段我想努力记得却逐渐消失的记忆

1/10/2012

吹大风。

一路上我们在认真讨论粮食问题。
老板会不会准备粮食给我们啊?听说那还真的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办?
结果还是买了最基本的粮食,满心...嗯...期待?的开车到 Karamea。

一年后的今天,我真的不太记得理应想要记一世的东西。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也遇过这样的情况: -
埋葬一切的美好。
我遗留了好大的一块回忆在这。

大概这也是我一拖再拖的原因。
无法用字眼表达的一切,有那么一股冲动让它留在过去就好。

但知道我会后悔,洗澡时突然有股冲动,好吧。
慢慢把它完成。

就这样,我又坐在电脑前,慢慢敲着键盘,叙说着我不想挖掘的回忆。

在这里认识太多人,经历一些当时觉得没什么的事情,学会一些那个时候就觉得了不起的小事情。

来介绍一下这小镇吧。


老板说,Karamea 是个 Sunny Town。
大概这只适合用于夏天。
那个冬末,我都看着天空的脸色猛发呆。


Rongo Backpackers


我的房间。每天起床的第一眼


来自世界各地的灵感


大厅一角。数千只的许愿鹤。


在这感受爱与和平


艺术在转角


那一天,我在这里钉上属于我的小小回忆

这地方,神奇在于飘在空气中的宁静。
来到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会舍不得离开,至少对于我们是那样。

这地方神奇得让人不断发掘自己,空闲不下来。
在这里付出了好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弄比炉还大的皮萨;第一次用仙人掌花汁提炼墨水;第一次用 chainsaw 锯木;第一次提炼肥皂;第一次生火;第一次冒雨在海边快跑;第一次把手指摔断也不理让它自然好;第一次养成把酒当歌的习惯;第一次习惯及需要拥抱;第一次煮了好多好多意想不到却好吃到爆的食物;第一次刻木,第一次享受弹琴;第一次夏日营似的起火煮烧水然后在冷空气中大庭广众下泡澡;第一次抱着绵羊;第一次在海边遛狗;第一次半夜躺在路中间观星;第一次与陌生人吸着半支烟;第一次在漆黑的山洞与陌生人乱开趴;第一次与 “ 看不见的朋友 ” 说话,呵呵。


我的最爱
自家的电影院
有多少个下着雨的夜晚我们窝在一起喝着啤酒咬着薯片看着映画片


呵呵,那个飘着小雨的下午
在电台播着歌时的自拍照
好久没自拍
对自己已经有些陌生

如果你有机会到这,问问老板 Paul Murray, 那关于他与Sanae 的东京爱情故事。
你会遇见 Diva,一个我借着照片看着她长大的女神。
还有, Big Foot 与 Mitsuyo 的真爱,也在这 End of the Road 真挚上映着,许久,许久。

还有,在右边狮子头我的房间,那个“隐形护士”的故事。
曾经那个属于我的房间,我自顾自的给护士起名。
Maria. Jenny. Mary.
我在想,她会不会就在那角落的橱里笑着我的傻,还是计算着什么时候给我跌一跤,因为帮她乱取名字。
反正Paul说,她是个好护士。

本想说写到这就搁一段落。却想着,不,这段记忆不能是零零碎碎的片落。
好吧。
继续。

为何会爱上这里,绝大一片是因为 Rongolian 王国。



想把他们都一一介绍让你认识。
奈何我已经逐渐忘却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Nicole - 是个很酷的德国女生。她是教师。我才发现怎么出了我意外的人都多才多艺。这女的就自己一个人在30岁末前只身来到这岛,驾着一辆自己改造的车。还记得她每天就忙着在墙上画画,为车子上漆,钉钉打打的改造那片小天堂。我可说,女人能做到的她游刃有余,男人能做到的她也不败阵。


Sara - 一个只戴一边隐形眼镜而且从来不曾脱下的美国年轻女孩。她确确实实吓了我一小跳。这不按牌理出章的女生左右脚永远穿着不一样的鞋袜,裤子是星空,衣服应该也是不懂从哪来的吧。我怎么就记得那么几次我都看见她滑溜溜的性感屁屁呢?哦,对,她从不穿内裤。呵呵。她爱吃韩国泡菜,也会自己弄。她还弄了姜糖,只是失败而已。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特别女生。

Julia - 活泼开朗的夏威夷女生。我才知道,夏威夷有一大半都是日本人呢!在她身边永远少不了欢乐。她有双爱笑的眼睛。她笑的时候仿佛天空都晴朗了,总能感染身边每一个人。

Mitsuyo - 来到的第一天就听见大名,一位做菜做点心都非常了得的日本女生。也是个特殊任务。为了逃离日本压力的魔掌,来到纽西兰找姐姐度假散心,结果就呆下来了。她与邻家的 Brian 相爱了。她眼中只看得见他男人,而他男人也仿佛就像大地一般罩着她。我在他们身上看见爱情的光芒。不耀眼,却细水长流。有好几次我看见她看他的眼神,像是周围都静了,无需言语却能表达一切了。

Sanae - Mitsuyo 的姐姐,Paul 的太太, Diva 的妈妈。当然,也是个日本女生。我记得她与 Paul 的故事,发生在日本。我就想像,这段爱是经历了多少才能走在一起?

Sam - 我那时期的大哥大,一个来自 UK 的男人。总有许多小故事小知识小启发分享。对了,我还说过他有一双很清澈的青色眼睛。一个能说多国语言的男人。

Enrico - 在那里数一数二还会做好吃面包的帅小伙子,美国弟弟。在他身上啊,就只能看见青春放荡的痕迹,呵呵。我还记得你就是不借我看片子!所以就光明正大偷吃你面包咯。对不起啦。

Brian - Mitsuyo 老公。一个不爱穿鞋子的长发男人。总觉得他有潜质在 LOTR 沾上一角。别看他那副德行,却是 Karamea 电台的主持人呢!

Paul - 这里的老板。Journalist。澳洲人。结果就爱上 Karamea 也就长住下来了。落了地,生了根,梦想都在他身上得到启发。

Ben - Sam 的朋友。偶尔会从邻镇过来帮忙锯树搭棚子什么的。也是个搞笑高手。有失眠问题。每次来 Karamea 都是想安眠的一位奇人。

还有我们都希望她健健康康的 Maree;
Andy 别把那头帅气的辫子给剪了;
Anna & Lucas 继续浪漫的爱下去;
Baba The Sheep 能早日找到爱它的...另一半;
Moo 继续乖乖的守着 Rongo;
Rusty 继续活蹦乱掉到下辈子...

我想记得与你们共度的每个时光。开心的,不开心的,那洗衣的早晨,飘雨的午后,做面包的旁晚,围在一起谈笑风生的夜晚。夜晚都好冷,总是围着火炉说着笑着又是一晚。不然就躲在自家电影院看着莫名其妙不知名的片子。不然就起个火来个营火会喝喝啤酒又一晚。

时间在这里过得很快。很悠闲。我仿佛忘了所有的一切。曾经有很大的一股冲动,想说如果我能永远这样那该有多好。

我看着 Estuary 的夕阳,无限感叹。
只是近黄昏。

我记得那个晚上,穿着冷衣就与他走到几公里外全然没灯的郊外,就这样躺在路上,看着闪闪发亮的星空。那是我第一次,活了这么久,看过最安宁,最漂亮,最灿烂的星空。仿佛只出现在电影里的情景。口吐一口白烟,我和身边那个人说,我要用眼睛记下这晚,要用心记下这个时刻与这份感动。

我沦陷了,不知道是爱上这里的人,这里的星空,这片宁静,还是这片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