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2, 2013

Chapter 3 = 那等于没工作的日子 = Rotorua

(我真的很懒惰,就算在家发烂发臭还是懒懒的不交稿)

21-3-2012
阴天有雨。

至于离开 Levin 到了这地热之城 Rotorua 去发生了什么事,到过什么地方,也不老人痴呆似的重复多说了。

The best Chip Shop in NZ - Oppie's
Short Sharing about Rotorua
纽西兰打工度假 - 换宿记

你知道吗?换宿期间,学到的第一件事是

背包精神 (五) : 无论如何食物是不能被浪费


说出来不怕你笑。
换宿期间最好的一件事,无非是客人留下的食物,冰箱满满都是别人留下的食粮啊!
我们眼中看到的就是食粮背后能节省的 $$ 。
话不多说,当然,很理所当然的占为己有了。
不瞒你说,甚至连打开垃圾桶看见里面完整无缺的食物也塞进肚子去。




免费的食物特别美味啊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反正事实就是这样。
还好这国家循环再环保功夫做得好,人民意识很高,
就算旅客来到这里也自不然加入这全民活动。

顿时觉得自我人民意识高尚了不少
所以,垃圾桶里的食物,既然还被塑胶袋包得好好的,
个人觉得证物未受污染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它的去向是理所当然尔。
呵呵。
看吧。在自己国家怎么可能干出这等事来?

换宿环境是好,但身无分文的我仍然想着快点工作,没钱的日子真难熬啊。

既然这换宿老板那么笑脸虎,那还留下干什么?
走了吧!

老天帮帮忙,既然这艺术之都传来消息说能够换宿,那还等什么呢?
不想被人扫地出门那就快溜吧!

说走就走,一切不再回头。
没错,老人家如我,唱的歌也比别人老一载。
妈妈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冷静最重要。

离开前不忘记很潇洒的把一堆行李有的没的就这样仍在 i -site 外面到处溜达,也不怕别人抢了去。
说真的,全身上下最值钱莫过于那相机与电脑,还有护照钱包什么的。
当姐妹花就这样把行李用安全锁锁在一起时,心里不安,但反正也就这样了。

在市区逛了大约两个小时回来,呵呵,行李还在。
呜呼哀哉。穷得连行李也没人要理。
(其实心里深深感慨,这里人民治安怎么好得这个样!)

搭了个巴士,来到 Napier。已是晚上。
折腾了整晚,普下车遇见久违见面的老朋友的迎接。
来自韩国超Oppa 但却是我老弟的Jerick 与日本吉他先生 Tatsuya。
霎时感动。

犹记得离开前那个晚上聊天中说出他暗恋日本美女的秘密。害羞的日本先生还说自己没那个胆量。
我与韩国妹妹还坏坏的教他勇敢放马去。
呵呵,怎么才一个星期没见面, 日本先生与日本美女就一起走了呢?
微笑中带点心酸啊,日本先生弹吉他的样子超帅的呢!
人家想当天心还小鹿乱撞了一下的说。


Napier 有个特色,就是对海的那条大街竟然全是背包客栈,任君选择。
住进了之前联络好能让我们三人一起换宿的背包客栈 Waterfront Lodge & Backpackers
一看见老板娘的嘴脸便知事情不妙。
果不其然。
老板娘说只能接受两个人在此换宿。
怎么办?总不能分开两姐妹啊。也无所谓吧,见机行事咯。
所以落单的我当晚必须付费住宿。
第一次,被分进男女同房的 dorm,有点不知所措啊!

不理了,一心就只想与老朋友叙旧,就这样聊到口水都干了头昏昏的才甘愿走回房。

结果那晚回来不好意思住进我那只有他们两男我一女的房间,与善敏挤一挤,同睡单人床。
但楼上那印度人鼻鼾声可不是普通的强。
所以。僵硬的背。失眠的夜。

想了一想还真的觉得老板娘那 typical 生意人的嘴脸直让人看不下去,内心深处只觉得又再次掉入陷阱啊!好,意志坚定,决定搬离此处,到朋友满满的 Andy's Backpackers 去。至少之前一起当农夫的朋友都在那啊。

也不知老天是否作弄得如此彻底,我一搬出去那鼠嘴脸的老板娘变帮两姐妹找到工作。啊,自认倒霉吧。
但这也不一定是个好的开始,虽然两姐妹得到了份临时工了,却要开始付房费,重点是那工一星期也只上个两三天啊!赚回来的都付房租了!

插曲事件
记得某天早上到 Waterfront Lodge 打牙胶,看见一位高高的帅哥在做打扫。
突然听见有人惨叫一声,天啊,怎么之前睡在上面的那印度大叔头开花了呢?
第一个闪入脑海的竟然是
"原来鲜血在皮肤黑的人脸上反射出来的红是那么触目惊心"
这大叔血都流到衣服上去了啊!
结果大叔被送去见医生了吧?
我想。

缘分的东西很奇怪。
这次没看清楚的那位高高的帅哥,竟然日后与他有段故事。

那边厢我也就只能听天由命深信之前当农夫时跟的老板的安排,不缓不急的享受我那 '暂时' 没工作的日子。

既然来到,就游一游这城市吧!

1 Day at Napier

记得在这段期间,Jerick 与 Sushi King 搬迁阵地。
我也顺便到别人的阵地参观。
与 Toad Hall Backpackers 的小儿子玩抓妖怪的游戏。
那帅帅的冰岛先生真的好孩子气啊!
不太懂怎么加入小孩子的世界,这冰岛先生就轻易的把冷冷在一旁玩拼图的我带进那妖怪世界参与魔法大阵斗。笑。

嗯,不忘记在这里认识的 Rabbit & Carrot。
我就说怎么命那么好。
来到这里的日子身边就有很多很懂做饭的男生。
Jerick 的韩国菜吃得我回味无穷;Sushi King 的肉骨茶也一解我思乡之愁,当然不负他寿士师傅的美名,在毫无条件的情况下做出来的寿士确实我在那九个月期间印象最深刻的;就连这萝卜与兔子先生,酒店大厨呐!好想再喝到你们的蘑菇汤。

在 Napier 期间发生了很多事,造成后来我来到这里的一次友谊大灾难。
钱固然重要,但做人宗旨不能换!

像是冥冥中自有安排,来到Napier认识了一位 Tommy 大哥
之前农夫大老板身边的红人吧?
不偏不巧刚刚好就那天大老板来到 Napier 看看伙计,顺便请吃。
嗯,跟这老板一点好,就是请吃不手软。当然也只请能帮他赚钱的人。
就这样到了那差不多属于高级的餐厅吃晚餐。





你知道,在这里想要这样真的需要鼓起勇气做决定

也谢谢 Tommy 哥的推荐,竟然还未知那是个什么状况的情况下
把自己卖给了大老板 >.<
说,做他的 supervisor 吧。
嗯。
忐忑。

不管了。
我有我打算。见步行步吧。

再次强调。缘分这东西很奇妙。
搬进 Andy's 那天同房的那位香港女生,很沉默,带着黑框眼镜,只住了一晚第二天便离开,也没机会多聊天的香港女生
往后的日子里,几乎都是她。

More Photos at HERE

Reactions:

6 comments:

好喜欢你的述说方式
我整个人都沉溺在那个故事里头了~
期待你的下一集,
请别让我等太久!

drop by to give support again !

下一集出了啦~谢谢哦!!

Long time no see liao leh!!

Haha stay tune for more like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