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13

Chapter 5 = 自駕漫遊 = Kaikoura / New Brighton / Akaroa

19/6/2012
晴天。

陰天有雨的早晨。
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把所有行李挪上戰車,最後一眼回望這住了三個月的城市,揮手說再見。
嗯,分手總要在雨天。
我心裡默默和那人說再見。

這次,來到 Kaikoura 【按】

匆匆的 touch and go 這小鎮,還是那句,應該去的都去了,沒有去到的也沒什麼好遺憾的。
呵呵。
像是好多人都來到這裡看鯨魚海豚什麼的,我這不太注重生態探險的卻興趣缺缺。
人說這裡的後山有個 Mt Fyffe Track。
嗯,要走路,以後還有得你走的。

哦,對了,Esplanade 那裡還有間粉紅色的戲院,Mayfair Cinema。
著名的 Carbon Arc Movie Projector。
想當然爾,它的戲可不是天天上映,也不是人人欣賞那類。

可是下榻的那間 Dolphin Lodge 還真的不錯。
舒適的廚房讓我們聊天至凌晨,偶爾還聽見遠方海浪的拍打。
早晨起床霧氣瀰漫看見那第一道光從海面徐徐升起,
就連後山的墳墓,那麼冷清,卻感受不到那寂靜的幽靈,反而讓我們三人異口同聲贊同,
“長眠於此,背山面海的,也挺幸福。”

說到這裡突然想起,
臨走前我們煩惱的竟然是
“戰車要不要加油啊?”
“不是還有半桶嗎?”
“可是我怕挨不到基督城啊,半路的小鎮就算有油站也較貴呢!”

結果還是加了再算。

怎麼那麼小的事情也需要討論 >.<


Waiau River


St Anne Picnic Area

自駕游的好處就是能隨心所欲的停下。
重點是在這沒什麼車的高速公路就算 reverse 駕駛偶爾也行得通。
真是的。
怎麼好的不教呢?

再度踏入基督城已是傍晚。
Winnie 說這是她的第一次呢。
“大名鼎鼎紐西蘭第三大城市原來就這個樣。”
她有點失望地說。

的確。沒錯。所以沒啥留念。
入住的旅舍倒是不錯。
Vagabond。
我們三人竟然擁有自己私人別墅呢!
霸占整棟房子的感覺真是無與倫比的好!
說真的,雙層,內有客廳,廚房,廁所,全天候開著的冷/暖氣。
這完全就是個家了嘛。
感動。


紐式幽默

第二天不言遲,到心目中的目的地。

New Brighton Library。

沒錯,來這兒就是要到它的圖書館。

若住在這裡我會每天來圖書館耗時間吧?


面對無敵大海景的圖書館




有人說對這裡的最佳形容詞是海市蜃樓




與當地人一起,貪玩,捕螃蟹

就這樣也能玩了兩三個小時,天啊!
還不快啟程天就黑了啊!
不喜歡冬天玩耍,都在趕時間。


Barrys Bay

從 NB 到 Akaroa 這法國小鎮,一路上的風景是美不勝收。
由此可見我對這裡的美景真是詞窮了。
每次都絞盡腦汁用不同的形容詞去形容一樣的美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其自己造詣有限,能想到的也就是有“哇”能形容。

Akaroa

紐西蘭唯一的法國 settlement。
話不多說,肚子真的餓得呱呱叫了。
奈何這裡著名一時的 Fish & Chips 竟然被一把無名火燒個精光,
大老遠的來到也只好吃閉門羹。
不對,連閉門羹都吃不着呢。

一眼望去盡是油畫般的景色。


從 Main Wharf 俯瞰湖景

結果唯一能吃得下口的竟然是隨身攜帶 Couplands 的 Shortbread。
來到這裡都成為 Couplands 的忠實顧客了。
話說這 Shortbread 真的不錯吃。

結果誤打誤撞之下就上了 Black Cat 的船,出海看海豚。
那不怎麼好得天氣,我懷疑海豚到底在哪冬眠着。






紐西蘭稱之為長白雲之鄉
果然沒錯。

風大的咧!
結果海豚沒看見,倒是在海中央看見鯨魚的腳印。
摒着呼吸....
哇咧!那鯨魚竟然就在我們的船邊像海豚般慢條斯理的跳躍,消失不見,留下另一只腳印。
我稱之為腳印的油脂分泌。

太恐怖了。
我百分百豐富的想像力霎時間開始胡思亂想若一個不小心那鯨魚就這樣把我們的船撞翻會怎麼樣。

頓時之間全船的人興奮莫名。
船頭跑到船尾再聞聲跑回穿透來來去去的追逐鯨魚的倩影。

結果兩個小時過去我們看不見什麼海豚。
倒是鯨魚像是大搬遷一樣左邊一隻右邊一條的展現它們英勇的舞姿。

嗯,風吹得太大。
嚴重暈船。




呵呵,是有些誇張,把自己包成那副模樣。
醜斃了!


這條街並沒有讓我有很濃厚的法國情調。


難得讓我有法國 feel 的地方
-街名-


倒是這公園還蠻漂亮的。
看,有個畫家在畫畫呢!


還在維修的燈塔


與剛認識的 Boon 
那天唯一一張的四人合照。


大街的商店也是不可 skip 掉的重點。
好多好精緻的商品,琳瑯滿目。
就連郵政局,雖然與想像中的法式浪漫有差距,但-還是挺傳統的。

哦,俗話說得好。
過了這條河就沒那個村。
在這裡看見好多讓人心癢癢的精品,好想買回家啊。
奈何就是以為總有機會在別的地方看到。
結果幫自己的荷包省下了一大筆錢。
因為,再也看不見找不回了。

怎麼說呢。
Akaroa 是個驚喜連連的小鎮。
看似平平無奇,卻在轉角間給你驚喜。
怎麼忘了說,這裡的歷史倒是挺豐富的。

若不留意那麼小小間的 cottage 就會被忽視掉。

晚上回到基督城。
餓扁餓乾了。

韓國晚餐作為一天的句點。





















Reactions:

4 comments:

Akaroa,
我那时候换宿了两个礼拜的小港口。
真的特爱这个地方,
认识了美国的奶奶和英国的爷爷俩夫妇~
回忆涌现啊~~

那個時候不覺得怎麼特別
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當下需要珍惜啊!

瓦劳,真么有这么优美的景色啊,
景色真是一流啊!
我想过去那里牵乳牛散步啊~~ XD

walau river 名字挺特别的~walau 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