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1, 2013

Chapter 7 = 你好,旅者 = Invercargil

4/9/2012
變化無常,陰晴不定。

昨晚讓人不安心的派對卻不能讓我們的眼皮妥協。
感謝今天終於搬離此家,才發覺太過刺激不屬於我們。
一直以來都不喜歡多人的派對,什麼泳池派對 BYO Party 什麼的,可能外表看起來 outgoing 的我也不過如此,說真的與一班不認識不熟悉的人派對是一間,怎麼樣也開心不起來的事。
能 High 應該也是因為酒精的關係。

再見,Timaru。
頭也不回地開車離開。

那段離開的路,走了不下數回,既陌生又熟悉。
我身邊還是那個她,想著想著就是捨不得。
她說“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
雖然如此但是孤身上路的我依然怎麼樣都覺得有一些些的徬徨。

這將是我與你的最後一站啊。

“ 你有沒有試過真的自己一個人?”
“ 來這裡的第二個禮拜之後就是一個人在漂泊啊。”
“ 我是說,真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就只有你一個人。”
“ 那倒沒有,去到哪裡都會認識到新的人。”
“ 你是時候試試看了,感覺很不錯。背包客就是這樣!” 她用她獨有的香港腔說着 “ 就是這樣 ” 四個字。

一路上偶爾風和日麗,偶爾狂風暴雨。
那五個小時的車程就是累。雖然一路上風景是不會讓人有想睡覺的感覺。
一路上停停走走本來就是我們應該做的。
終於沒有時間的束縛自在的走。

肺部充滿新鮮的空氣,參著些許的不安。

“ 若不是你,我怎麼都不可能當沙發客。”
“ 背包客不是本來就應該有當沙發客的經驗哦?我一直把這當作我一定要嘗試的事咧。”
“ 他菲律賓人,是怎麼樣啊?”
“ 我也不懂,我腦海中的菲律賓人就是我國家的傭人,很好,但是...不知道,反正我把菲律賓人與印尼人歸類為同一類的,對不起啦 i don't mean to be mean 但我真的不想說我是種族歧視,但是我必須告訴你我國家的 criminal rate 那麼高也拜他們所賜啦。”
“ 你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呢?太不應該了!”
“ 只是這麼說,但我也有其他種族的好朋友的啦,只是 overall 這麼說吧了,我們很相親相愛的啦。”

自己都說的有些心虛。
我承認在大 picture 來說我有不公平的想法,但是身邊的朋友都是和睦相處的,還特別討喜。
真是個矛盾的人。
願我的友族朋友千萬別看到這。


一路上我們停停走走,經過 Catlins 就想說,這裡不是有個堪稱能登上紐西蘭雜誌的著名瀑布嗎?連郵票都上了,應該不差。走。


有些期待
每每看到這DOC的牌都會暗笑
10 mins walk 已經包括停下來拍照的時間


哈?蝦米?就這樣?
我無奈地看著 Kate
什麼跟什麼啊我家都比它高吧?
沒有想像中的澎湃
反正當下的感覺就是被雷劈到

餓扁了,繼續上路。
謝謝 Coupland's 的 Short Bread。
寫的這一刻我是十分想念的。

就算你看衛星導航,是與地圖沒分別的。
這裡的路,這裡的大路,也就那麼一條。
知道馬來西亞的“ 舊路 ” 嗎?
大概就是那樣。
反正在這裡駕車不需要給 toll,這已經加分不少。
只是你就別想有 R & R area 了,偶爾經過某個小村某個小森林某個spot什麼的就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Catlins 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地方。


只是時間不對,我們來的時候已經是不能進了
漲潮把洞口封了

繼續顛簸的路。
這一刻晴空萬里,綿羊悠哉悠閒的享受下午茶。


這裡有很多 scenic route
就是 “ 風景漂亮的道路 ” 的意思
廢話
這 scenic route 是比較荒野的
一路上大多都是國家保護區,呈現最原始的樣貌
Nothing glamour, but nothing special

我已經對這裡的漂亮有些免疫了。
那藍天,又是那藍天。
我在嘀咕,回到馬來西亞我知道我 200% 會懷念,但是此刻的太多實在沒有辦法讓我有那種第一次看到時的震撼。

套峰姐的一句話 : “ 我就是賤啊!”


向左走,向右走

“ 我們要去哪個 point 啊?”
” Kaka Point 好 Lady Gaga 的名字,我們去 Nugget Point 啦。”

好慶幸我們在最後一分鐘毅然決定轉彎進來這裡。
那時與沙發主人約定的時間已經逼近,但是如果因為這個理由而放棄的話怎麼說都會有遺憾。
“ 可是之前你說的那個瀑布也不怎麼樣。”
“ 也不差這次啦!走啦!”

不管那麼多。
還好,我們的決定是對的。


大名鼎鼎的燈塔
反正就是每個 point 都會有個 燈塔
絢麗啊


每次看到這麼無邊無際的景象我都忍不住驚嘆


之所以叫 Nugget Point 是因為這些很像 Nugget 的石頭吧
別忘了看那堪藍的海水啊
Pacific Ocean 的藍與南中國海的藍不能比啦

相機竟然在這一刻沒電。
天氣驟變,繼續驅車。


一路上的羊群是多得數不清
再次證明紐西蘭綿羊無需置疑多過人好-多-倍

下一刻便烏云密布。

我們還要去哪裡呢?


Slope Point

迷路迷了好久,最後還是決定敢敢跟著路牌走就算。
想說到所謂紐西蘭最南的 Slope Point 到此一遊。
車子停下的地方,GPS 說 You have reached the destination。
我們面面觀。就這樣?

這樣的天氣,下車?別說笑了好嗎。


Kate 犧牲小我出去拍的短片


我在車內拍全程的短片
車內的音樂是完全被風聲蓋過

全身濕嗒嗒的,又是時候驅車前往所謂的目的地。


我想到一句
“ 樹倒猢猻散 ”
我隨時在想像它們突然之間倒下直直壓著我們的戰車
然後我們好像 Final Destination 那樣
好恐怖

一路上讓人很氣餒,都沒有信號。
想要聯絡我的沙發主人也不能,著急是著急但什麼也不能做,就是一直駕一直駕。
終於到了!

遇見我的沙發主人後,直覺他就是一個好好的人。
還特地請假不上班來等我們呢!
極不好意思。

天色真的很黑了。
他家不在市區,結果又駕了20分鐘車到郊外。
嗯。

“ 我們今晚發生什麼事也沒有人會知道沒有人可以求救了。”
“ 不會吧?想太多了。”

第一感覺就是,好乾淨好舒服的家!
流浪漂泊那麼舊自己都沒住那麼 “ 有條件 ” 的家呢!


我們的房間
還有小小的 heater

“ 趕快開著暖和暖和房間吧,這裡荒山野林晚上會很冷。” 他說。
他叫 Amando。
我們是感激不盡啊,須知道這裡電費超貴,我們整個冬天,是整個冬天都沒有 Heater 的協助下就這麼度過的。
可想而知我們身體的耐冷程度到哪裡了。


Amando 特意為我們煮的晚餐
心裡就是充滿感激
我們是餓了多久啊!

“ 這是我們第一次當沙發客。”
“ 這也是我第一次接待沙發客啊!我們互相學習吧!”

呵呵,就這樣也沒有什麼破冰的,反正我就發揮我的專長自顧自的說話,若冷場就自顧自的圓場,這技能倒也挺好使。走遍天下就靠這招了。


Amando & Eric


在他家還發現 超-級-古-董-但-是-彩-色-的彩色電視機
目瞪口呆

Kate 還順手把 Ukelele 送了給 Amando。
很少有我們那麼大方的背包客吧?
然後我也留了些食材,真是的,其實是自己不想帶那麼多東西上路。


起了個大早,聞雞啼,窗外綠油油的一片
多久沒聽過雞啼了啊!
突然很有馬來西亞 Kampong 的 feel

這南部南果真不是蓋的。
人說這裡是全紐西蘭最冷的地方。
人說這裡就算夏天都還是冷的。
人說這裡的天氣變化是最無常了。
果真沒錯。

我們基本上就是一直在雨中漫步。
還好我們都有那件 Water proof Kathmandu Jacket.
又要打廣告了。呵呵。
拜託,馬幣千多塊的 Jacket 此時不穿更待何時?


Stirling Point
我真的很靠近南極了


我們分手於463653 1682121


南部最南的博物館嗎?
反正這裡什麼都標榜着 “ 南部最南的 xx ”

就連那間 Starbucks 也來個什麼 “ 世界最南的星巴克 ”。
好樣的。
我還是沒去。 


Kate 要走了。
好傷心啊。
但是我相信我們會再見的。
尤其現在通訊那麼發達,堅信從前的 Lost Contact 是不會再發生!


你在我相機留下最後的倩影
5/9/2012
1154am

你走後我的天空應該就是驟然變色。
步行回戰車那一剎那果不其然,我再次忘記關車燈而導致電箱沒電。
那是第幾次了啊!第三次了吧?
我有種連吶喊都沒力的感覺。
訥訥的看著 Amando。
“ 對不起,很好笑,我的車又沒電了。怎麼辦呢?嗯,我去博物館裡的 i-site 問問看吧。”
Amando 就是一臉的無奈。
當我告知這不是第一次的時候他那無法掩蓋的汗顏真讓我不知所措啊。

結果全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大概都知道我的囧樣。
很熱心的幫忙啊,原來車廂過電還要分自動檔還是手排檔。
說,如果自動檔沒電的話就真的是完全沒電了。
也不能推車這樣會損壞變速箱。
手排檔還有餘電推一推有時就可以了。
原來如此,又學到東西了。

一番折騰後,餓了,吃東西,逛街。

這裡的建築

別人都說這南部南很沉悶,一個死城。
最大不了就是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 Bush Walk。
就我看來也不一定。
雖然走過的城市各個都有獨特的一面,這裡, 大概就是平凡卻富有張力的故事存在着吧。
每個建築都有一段自己的歷史。
如果一一訴說,一一拜訪,大概也會花上一兩天的時間。

走著走著發現一個神秘的地方。
興奮了一下。
我發現不在 tourist spot 以外的地方呢!


Hayes Hammer Hardward

如果你是電影迷,應該就會知道紐西蘭出產的片子不只是 The Hobbits, LOTR, Nardia.
還有 The World's Fastest Indian.
戲裡的那輛 Red Indian 就這樣出現在這間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的 Hardware Shop 裡。
裡邊車輛的展覽是多得我連拍照都懶了。
太~多~了!!
每個年代的英雄啊!
看得我感動莫名。
我們的世界在那麼短短的數十年是經歷了什麼,這裡的機械用揮之不去的塵埃寫著故事。


我在Queen's Park 感受冬末
春天,靜悄悄就這樣來了,快了

Invercargil 的街,出奇的有很多街頭藝術的氣息。
可能有學院的關係(搞不好又是什麼全世界最南的學院之類的),年輕人比較多。
我猶記得走在街上,怎麼到處都是成人商店 >.<
有些已經倒閉的商店,搖搖欲墜的天花板略顯荒涼。
難怪他們都說這是死城。
死城就死城,我倒覺得有一片難能的寧靜。

有很多人說,你就應該趕快到皇后鎮去,別在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浪費時間,真的沒有必要。
Queenstown 才是狂歡的地方。

我想說,我尋找的其實不盡是狂歡,而已。

那天結束的特別早,就是那麼悠哉悠閒的。
我的下午都埋醉在啤酒與電影中。








對了,在那個啤酒後風雨交加的夜晚,Amando 突然敲我的房門。
“ Bell, I have something to show you.”
“ What's that? ” 緊張莫名。
“ Just come out. ”

媽的,一片漆黑的外面,我車內的燈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竟然亮著!!!!!!!!!!!!!!!!!

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崩潰

立刻有種想要殺掉自己的衝動。
一天兩次是要怎樣?
“ If I couldn't start my car, please, just don't ever laugh at me, kill me please.”

一秒一百米的速度奔上車,心中大大聲祈禱佛祖財神爺媽祖阿拉真主耶穌玉皇大帝觀音娘娘阿麽阿公保佑,一定要可以開車。

神奇似的,一秒發動。
我不用自殺,很好。

Reactions:

1 comments:

竟然亮著!!
我都流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