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05

[CHAPTER TWELVE] ★民赫与惠媛★

智恩无聊的半倚在病床上, 翻阅着杂志. 老实说, 她都快闷死了, 既没有电脑可以继续写作, 也不能提前出院, 英宰的爸爸说她必须多多留院检查, 可能还需要住上个两天…而此刻英宰那混小子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连个人影都见不着…不过最近只要他一有空就会来医院, 连晚上都是和她挤在同一张病床上睡觉…因为害怕弄疼智恩, 他只能缩在床上边缘的一角…可怜的孩子, 每天早上起床都揉着扭到的脖子…还要傻呼呼的笑着说自己睡的很舒服…面对这样可爱的英宰, 智恩的嘴边时常不自觉的挂着幸福, 宠溺的微笑~

[叩---------叩-叩----]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高大而又修长的男人, [智恩shi, 今天感觉好吗?]民赫微笑着捧着一束花放在了智恩的怀中, 他永远都是那么风度偏偏…智恩抱着花, 心情无比的愉快, [谢谢你哟…啊对了, 民赫哥, 最近我没有办法按时间交稿..对]还没等智恩说完, 民赫便微笑着打断了她…[没关系…身体比较要紧…不过看来智恩的气色非常的不错!]
[啊…哈哈, 是吗? 民赫哥, 我给你说个笑话吧~]智恩的老毛病又犯了~
[啊哈哈, 行了, 今天我该走了, 最近贤成请假…所以公司的事物实在很多, 下次我会期待你的笑话的, 呵呵…]民赫说完, 便站了起来.
[啊CHUM…那个...]智恩叫住了他.
[智恩shi…还有什么事吗?]
[啊…….我是想问, 最近, 贤成都没有去公司吗?]…自从几天前贤成把她送进医院, 就再也没来看过她.智恩至今都没有让英宰知道那天贤成来过FULL HOUSE, 不然可想而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也同时非常担心贤成, 这次的事情也不能全怪他, 只希望…他不要太过自责…

[是啊…我不太清楚他最近怎么了…怎么? 你知道吗?]民赫问.
[恩恩~]智恩摇了摇头…随即微笑着说, [我怎么会知道呢, 哈哈哈, 赶快去忙你的吧!]
[恩, 好, 那我先走了…]民赫冲智恩笑了笑, 转身走出病房, 关上了门. 他伸手扣上西装的纽扣, 刚刚走了几步, 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哦..OpPa, 你也来了?]来人竟然是惠援.
民赫微微一怔, 然后微笑着说, [啊, 惠援nar, 我听英宰说你已经回来了,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惠援弯了弯嘴角, 说, [OPPA你不也没联系我吗…]
[啊…..哈哈哈哈…] 民赫说, [恩, 那好, 现在是午餐时间, 我有这个荣幸为你接风吗?]
惠援想了想, 还是决定下午再来看智恩, [恩, 那好, 走吧~]

二人来到了一家韩国小饭馆…他们面对面的盘着腿坐在小桌前.
惠援打量着饭馆的装簧…说, [原来OPPA也会来这种地方, 啧…你就打算这样敷衍我嘛, 呵呵]
[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 可是食物却非常的好吃, 是你想象不到的, 以前我也不知道有这种地方, 还是智恩shi带我来过几次, 我才知道的…]民赫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好象有点不妥, 然后立刻补充道..[所以, 我也一直想带你来这里尝尝…]
惠援并不介意他谈起了智恩, 毕竟那是以前的事情了…[OPPA…你…还不能忘记智恩吗?]

民赫停住了手中倒茶的动作, 然后微笑着抬起头问, [为什么要这么问?]
[哦……没什么…只是…呵…快吃吧, 都快凉了…]惠援说完, 捧起饭碗慢慢的扒着饭粒.
民赫默默的看着他, 眉心之间稍稍的皱了起来, 这也是他曾经最疼爱的妹妹呀…而现在, 为什么连说话都有了隔阂…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说他对惠援没有一丝的动心, 那是假的, 毕竟她是那样的美丽, 从小徘徊在他与英宰的身边, 永远就象一个可爱的公主. 眼前这个带有淡淡忧愁的惠援真的就是以前的那个惠援吗? 也许, 他是该时候好好反省他所给她带来的痛楚…从小, 他就知道英宰的眼睛里只有惠援, 也许, 作为哥哥的他是不是永远应该将最好的留给弟弟呢? 可是如今, 英宰深爱的人却是他同样深爱过的智恩, 那么…从拥有到失去, 惠援不就是那个最最可悲的人…[惠援nar….]他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就和从前一样…[OPPA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就象小时候一样?]…他记得, 只要惠援生气, 英宰就会给她买冰其淋, 而他则会带她去游乐园, 痛痛快快的玩一场…
惠援惊讶的看了他一眼, [啧………]随后微侧过头笑了起来, [啊, 你还当我是孩子吗!]
[你在我心目中, 可不就是那个天天缠着我让我带你去游乐园的小公主?]民赫笑着说.
[那好…去就去…今天你可别吓晕了~我可是要坐云宵飞车的! ]她高兴的说.

* * *
于是…游乐园里的大道上, 走着一对看似另人羡慕的男女. 他们互相孩子气的打闹着, 肆无忌惮的捧着棉花糖啃着…[OPPA, 快过来, 你看~~你看那边…哈哈哈哈]只听惠援高兴的嚷着…民赫紧紧的跟在她身后, 一手提着西装外套, 另一只手悠闲的插在口袋里, 比起西装笔挺的民赫, 此时没有系上领带的他显的好帅气好年轻, 更散发出一种男性魅力, 他看着又蹦有喊的惠援, 心理不胜安慰, 嘴上也不自觉的挂着微笑, 此刻, 他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快乐…他忽然意识到, 也许, 惠援并不是他最爱的女人, 可她却是那个最适合他的女人…他会心一笑, [是时候了…]他对自己说.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