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05

[CHAPTER SEVEN] ★英宰是个混小子★

[英宰~~~~~~~~]英宰正与金室长讨论新电影的具体宣传计划, 而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英宰的耳朵里, 他好奇的转过头, 惊奇的发现: [哦!!!…..惠援nar!!!!!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刚刚才到的, 就直接过来了! 听我的助理说, 这次金室长又把你的造型设计任务交给我了哦, 怎么样, 很高兴吧? 呵呵~] 这阵子, 惠援应邀去了意大利, 与世界著名品牌 G’LaMor的设计师Charlie Blair 共同合作讨论创造一个能够打入亚洲市场的服饰品牌…这是惠援首次得到世界级服装大师的认可, 也同时使她名声大振, 成为了目前韩国, 甚至可以说是亚洲数一数二的服装设计师. 也许这是老天对她的补偿吧, 经历了两次痛苦的失恋, 至少在事业上她是一个强者. 虽然惠援更漂亮了, 也成熟了, 但她眼底仍然存在着一股淡淡的, 抹不去的忧伤…而这, 也是英宰唯一愧对她的地方…
[哦….是啊…太好了]英宰温柔的看着她, 看着这个曾经他想过一起拥有天长地久的女孩…
[啊…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呀…]惠援半埋怨得说…[这样小心我以为你又爱上我了…]
听了这话, 英宰稍稍一楞….
[啊…看你这是什么表情呀, 开个玩笑都不行么? 呵呵呵…]惠援微笑着说.
[哦….哦..呵呵呵, 是啊…]英宰也跟着傻笑起来.[啊对了, 我们去喝一杯吧!]
[好啊, 老地方? 哈哈, 走吧~]说完, 惠援高高兴兴的挽着英宰的手臂, 拖着他走出了办公室…
现在的她已经释怀了吗? 英宰看着她好不做作的笑容, 和自然的动作, 庆幸至少他没有为她带来太多的伤害…
两人再次来到了那个久违了的酒吧…
[对了, 回来以后…有打算和民赫哥联系吗?]…英宰以朋友的身份关心着她.
显然, 谈到了民赫, 惠援的表情仍旧很不自然…[…哦…还没有呢, OPPA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吧.]也许她曾经爱过英宰, 也许她只是把英宰当做另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可是毕竟, 初恋是无人能比的, 民赫是第一个让她爱上的男人, 也是第一个让她懂得 “失败”这两个字的男人…对于她来说, 民赫在她的心目中是无法取代的, 相对的, 伤害她最深的也是他…
[我相信他会很高兴知道你回来的, 你知道他是一个孤独的人…]英宰这么说, 其实他很希望民赫能够与惠援认真的交往一次, 至少这样能够给惠援带来一丝安慰, 同时他也可以不用再担心民赫会对智恩有非份之想了…(嘿嘿嘿, 其实他就是一个包藏着无比私心的孩子…^^)

当英宰送惠援回家, 然后回到FULL HOUSE的时候, 已经是半夜11点了, 之前他一直给家里打着电话, 让智恩不要等他吃饭了, 可是家里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难道智恩还没有回家?
[滴------滴------]英宰急忙用遥控锁上了车子, 正准备找钥匙开门的时候, 一辆车停在了FULL HOUSE门口…只见智恩从车下走了下来, 那显然是贤成的车…
[Shiiii…..]英宰不快的嘶了嘶牙齿…在黑暗中, 默默的看着他们两个….

[谢谢你送我回来贤成, 那我进去了, 明天见~]智恩微笑着鞠躬…
[等等智恩…你…还好吗? 今天? ]贤成一直担心着她的心情, 要是她现在有一丝丝难过, 他就会上前紧紧的抱住她, 告诉她他才是她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 早在20年前就是了…
[你指什么?…..哦~…呵呵呵~没事, 我可是坚强的韩智恩呀! 不用理会那些报道拉, FIGHTING!!] 智恩说.
显然, 贤成有着些许失望..[是吗, 恩….那..好, 明天见了!]
[NE~~~]智恩又鞠了个躬, 刚刚转身几步就被吓了一大跳!! [OMO!!!!!!!! 吓死我了…YA!!! 黑漆漆的你为什么在这里装鬼吓人呀!!]被英宰吓了一跳的智恩埋怨着…
[MOR???? 鬼??? 诶..shiii!!!]英宰深深深呼吸…强硬的忍住自己的脾气.
智恩白了他一眼, 自管自的掏出了钥匙, 开门进了屋…英宰惊讶的看着她的举动, 这个小女人甩都不甩他自己就这么走了….他再次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告诉自己不要动怒, 不要动怒…

他跟进屋, 来正在冰柜前面喝冰水的智恩跟前, 尽量用自认为平静的语气说, [YA韩智恩, 现在几点了, 哦? 你为什么和一个男人呆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呢? 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 还有, 谁让你喝冰水的, 天气那么冷, 喝温的!] 他一把夺过智恩手里的水杯…
[HO….]智恩呼出一口气, 说…[你不也是刚回来的么? 我给家里打了电话了, 可没人接. 我和贤成一直在公司里面加班, 什么三更半夜的, 有必要说的那么难听么?]
[加班? 为什么要加班? 你是一个作者…公司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英宰的声调已经提高了几分.
[….哦….真可笑…我是那几部剧本的作者, 公司接下来要具体投资哪一部, 当然也要听从我的意见了…民赫哥也在, 你何必生气呢!]智恩的心情也开始不平静起来.
[….那……那你也不应该待的那么晚啊, 你是一个家庭主妇, 要是被记者看见了怎么办!]
英宰强词夺理起来…
[那你不也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了嘛!]…智恩忍不住脱口而出…说完了以后, 却又有点后悔起来…

英宰闻言楞住了…刚才的怒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你…也看了报纸? 今天的?…]
[…那当然了…不然我还看了明天的报纸么?…]智恩还是没好气的回答.
[……那, 你没生气吧?…其实, …其实你知道那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哈哈哈, 诽闻嘛, 明星一般都有…啊, 不是, 我是说….]完蛋了, 原本计划好的解释, 现在都泡汤了, 要是我我也会生气的…英宰边这么想着边扯着自己的裤子口袋…不知所措…
[MOR?…那你是说你可以随便闹诽闻了?]智恩不高兴的瞪着他…
[哦!!!!…是啊, 怎么了!! 不就是诽闻嘛…又不是真的, 何必那么认真…怎么了, 怎么了鸟类?!]
[MOR?!!!! ]智恩没想到长期没听见的错号又被他叫了出来.
[可不是吗~~鸟类~你不也和你的青梅竹马一起那么晚回家嘛! ]
英宰还是最气愤贤成那个臭小子的出现!!!!
[青梅竹马又怎么了! 你不也有惠援嘛! ]智恩也冲他嚷嚷, 两人显然都失去了理智.
[YA!!!!!!! 你怎么还提惠援呢!!] 英宰真的怒了…难道智恩到现在还怀疑他对她的感情么!
智恩侧着脸, 瞪着英宰, 上排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 都快出血了, 泪珠在眼框里打转转…

英宰见状, 脑袋里突然 “嗡---- “的一声响, 心也顿时揪了起来, 即心疼又温柔的说..
[YA…..别咬了…你的嘴唇快出血了…快别咬了…哦?] 英宰刚伸出手, 想要抚摸她的唇, 智恩, 突然拿起他的手指, 狠狠的咬了下去, 同时, 一滴泪水滴在了他的手上!! [啊!!!! 啊!!!!!!]英宰疼的哇哇大叫, 智恩放开了他的手, 掩面朝楼上跑去, 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留下一句.. [臭小子…..!!]
英宰委屈的捧着自己的手指呼着气, 懊恼的心情全部呈现在脸上. 他的手上仍然残留着智恩的那一滴泪水, 它虽然是温热的, 却深深的烫伤了他的心…[李英宰…你真是个混蛋…]他对着自己后悔的说…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