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05

[CHAPTER NINE] ★再次发生争执的二人★

[乓--------------]的一声响, 只见智恩重重的打开FULL HOUSE玄关的门, 气冲冲的换了拖鞋, 随手把皮包甩在饭桌上, 双手叉腰, 闭上眼睛深深深呼吸, 咽了口口水, 对英宰说…
[YA李英宰, 你为什么要这样呀? 哦? 你这么做, 知道以后我见到贤成会有多尴尬吗?]
英宰小声的说…[可….谁…谁让那臭小子随便那么碰你的…]然后缩手缩脚的偷偷看了智恩一眼
[…那时候不是突发情况么…你为什么那么小气呀!] 智恩依然埋怨着.
[…MOR??….小气…YA!!!! 我怎么了? 我怎么了哦??? 我一看那小子就有气, 老是爱缠着别人的老婆, 这算什么!!] 英宰最讨厌别人说他小气, 特别还是由智恩说出来的.
[你为什么老是想那么多呢, 那怎么能算缠? 贤成他只是好心让我搭便车, 你还不是昨天去见了惠援, 你又有什么立场来说我呀!]智恩的火气也不小.
[SHIII….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扯到惠援呀!!] 英宰真的很气愤智恩到现在都不相信他!
[没有吗?! 你以前不是非常喜欢她么! 那时候我不也没说什么! 更何况我和贤成现在只是以普通同事的身份在见面!]智恩嚷着…
[这怎么会一样呢!!!! 那时候!!!!!!……….]英宰突然间打住了他原本想要说的话…
[…MOR?…那时候怎么样?] 智恩挑起半边的眉头, 不解的看着他…
[Shiii…]英宰习惯性的嘶了嘶牙齿…[…没什么…]
[你怎么能这样折磨人呢! 哪有人话说一半就不说了的?! YA!!! 李英宰, 你真不负责任…]智恩滔滔不绝的指责着…[因为那时候我没有象现在这么爱你, 这么怕失去你, 怕到我会觉得全身最后一点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见你向着那个臭小子, 我就来气, 我那么爱你, 可你一点都不知道, 也不相信我, 我真的很失望…原来我们之间只有这么肤浅而已!!]英宰再也忍耐不住, 一发不可收拾的冲着智恩吼出了这些话, 然后不忍心看见智恩的表情, 转身抓起刚刚才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 夺门而出…
[滴---滴--]智恩只听见英宰用遥控打开车锁, 随即发出了[轰----轰轰----]类似汽车发动的声音…显然他走了…从英宰出了FULL HOUSE到现在, 智恩就那样楞楞的站着, 被英宰的话感动了…也清醒了. [是啊, 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外人而起争执呢, 我们当初在河岸边上, 不是约好了不再吵架的吗…Ner Pa Bu YA..(我是傻瓜…), 我为什么要和他吵架呢…] 想着想着, 智恩慢慢的跌坐在地上, 流下了后悔的泪水…

* * *

当贤成下车后第一个看见的画面便是英宰气冲冲的从FULL HOUSE里面冲了出来, 一个拳头重重的砸在门框上, 随即发动了汽车扬长而去…贤成跟出几步, 看着越走越远的车影,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立即超对面的FULL HOUSE跑去.

[智恩!!….智恩nar!!…你在哪里!]他不顾一切的冲进FULL HOUSE, 发现连门都没有锁. 当他终于看见那个早已跌坐在厨房的地上, 哭做一团的智恩的时候, 他真的好心疼. 因为他知道她从小就是一个不爱哭的女孩子, 即使是受伤了她都从来不哭, 可是, 显然心灵上的创伤比身体上的还要痛. 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走到智恩面前蹲下身, [智恩…你没事吧…他有没有伤害到你?]
他焦虑的询问着, 一边拿起她的手, 仔细的检查着是否有任何伤痕…
智恩抬起头, 思绪混乱的摇了摇头, 抽回了自己的手, 示意自己并没有受伤…可是此刻当她看见贤成那关心的表情的时候, 她仿佛又看见了小时候那个永远维护着她的贤成…他在她的生命中永远充当着英雄般的角色…于是, 她哭的更伤心了…8岁那年对贤成的思念, 14岁那年父母的去世, 还有想到她也许伤害了那个她最爱最爱的男人, 想着他那可爱孩子气的表情, 因为她哭而焦虑的表情, 因为她喝冰水而固执的表情…她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智恩nar…..]贤成心疼的呼唤着, 然后轻轻的拥住了她的肩, 今天, 就好好让她哭个够吧…

* * *

英宰来到了那家他与惠援经常去的那家酒吧.
[Tarquila ……]他面无表情的要了一杯酒. [好的, 您请稍等…]BAR TENDER专业的说…然后把一小杯白色的高浓度酒精送到了他的面前. 英宰撇了撇嘴, 端了起来一仰而尽…一杯接着一杯…这时…酒吧换上了一首英文老歌:

If a man could be at two places at one time, I’ll be with you…
(一个人如果可以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我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tomorrow and today, beside you all the way……I’ll spend the end with you…
(今天和明天, 一直在你的身边……直到最后…)

听到这里…他忽然再也支持不住, 底下了头, 一只手遮着眼睛, 背部的肌肉不停的抽蓄着…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和智恩好好的相处, 从认识她到现在, 他给她带来的只有不断的伤害, 他知道有时候自己真的非常的孩子气, 可是他真的好害怕…害怕智恩会离开他…智恩会喜欢上贤成那小子吗, 他不知道, 也不敢想…
这时候, 一个人朝他走来, 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关心和担忧, [李英宰前辈…你还好吗?]
英宰闻言, 迅速的抹了抹双眼…迅速的侧过头看了来人一眼…然后垂下头, 继续边抹着眼睛边说…[哦…原来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原来来人就是前几天与他一起上了头版头条的那个新人闵静昔…闵静昔早在出道之前就非常仰慕英宰, 为了能够认识他她拼命的努力着, 终于有一天, 她被崔导演看上了, 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英宰新电影的配角…只是, 即使在拍片过程中有过许多次对手戏, 她仍然很清楚的知道英宰对她毫无兴趣. 她知道智恩的存在, 她也不奢望什么, 只希望能够远远的看着他, 关心着他的一举一动.
[前辈, 你真的没关系吗? 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
[哦…不是…]英宰冷淡的回答着, 仍然不断的喝一杯又一杯的烈酒…
他们两个都不知道, 这时候, 有一个藏在角落的照相机,[卡岔….卡岔]悄悄的拍下了二人谈话的这一幕…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