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7, 2006

晴天霹雳的消息

一大清早就被妈吵醒,糊里糊涂我只听见她问:"你昨天送朋友走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彭aunty家有棺材阿?"
"什么?讲什么哦?没有啦!摆美咩?"
"我不知道哦!今天出去拿报纸的时候吓死我,看她酱摆应该是女的哦!死咯..什么事哦?"
"去看看啦!等我!"
结果就离开了我最舍不得的被窝,虽然只睡了5个小时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事情永远都是出乎意外的,是萍姐去世了.
因为固执,生病了几天也不去看医生,咳嗽得厉害才被家人硬拉到医院去照x光.
结果,肺部大量积水.而那时,已是晚上9时多.
医生说,明早9时就会帮她抽水了.
可是,大概午夜12时左右,她就等不及,向极乐报到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听aunty说,妆化了好久,一直都不上妆,她一直流泪水,老人家都说,这是因为她不甘心.
想当然的,这么的年轻,这么的突然,这么的让人手足无措.
老公还在英国,也回不来看她最后一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随之,又听到一个消息:小时候的补习老师,前天去了.
又是一个吓人的消息.
那老师,从以前就一直很喜欢把风油精当香水搽在鼻子上.
患的是鼻癌,医了两年多,还是走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其实最令我晴天霹雳的,是...

我竟然没感觉.

不知道那代表什么,可能我潜意识不想去体会那种失去的痛,也可能,我就是个那么冷的人?
who knows?
就连我自己也不想去追究还是去承认.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