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2, 2006

淡水河边

2:05AM
时间显示,已是深夜了。
刚看完花样少年少女,觉得心情还不错。
不想睡觉。
漫无目的地开了千千静听,正好播着戴佩妮的淡水河边。
从很久以前戴佩妮的歌就开始在耳边回转,都没怎么留意。
成名曲是哪一首,一时之间也记不起来了。
人就是这样,时间总是让人淡忘某些细细碎碎的事。
关于这首歌,第一次接触时就嚷嚷上口
只记得“我很狼狈的xxxxx,我很浪费的xxxxx"
也不知道歌词是什么,就是喜欢了。
刚,才细细聆听,在唱些什么。

结果是,我明白了戴佩妮想唱出的感觉。
或许只是自己的感觉,这首歌,唱得我好伤。
她的声音,唱得那么的无所谓,就像当初我没好好倾听她在唱什么时,那么的无所谓。
淡水的河边,还没吃完的餐点,听熙来攘往的笑声蔓延。
多么的无所谓。
我很狼狈的将我的脸偷偷收起了,嗯...
我很浪费的将你的好通通收起了,嗯...
我很惭愧的将你的手交给他了,怎么还是那么的无所谓?
我怀疑我能够为你做什么,当我颓废的难过着?

就是这里,虽然仍然唱得那么的无动于衷,可是,就是感觉到了那种放手心痛的感觉。
你能够为我做什么?为我快乐,因为我值得。
她好痛得放开了,还是希望他快乐,虽然,说得那么的倔强,那么的命令。

到了最后,悲伤的情绪,大概也忍不住了。
唱得好痛,痛苦着。

突然感觉到,她就是那么的忍着,心碎地,放开了。
又逼自己释怀了,然后想念了,不能回头了,就只能这样了。
有些情绪,我不想遮掩;有一些人,我不想遇见。
不就是了吗?还不能放开啊!
一直在单曲循环,一直让自己沉沦在哪种情绪里,好久好久...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