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0, 2006

又是一种执著

"所有东西,我其实都有留意,有在记得.你换过三条手链,六对耳环,不带脚链,手指上的黑戒指,也是后来套上的,后来就没再脱下了.只是,为什么你那么执著于那条项链?"他是这么说的,我能把这归类为在乎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脱不下那戒指?是习惯,还是在乎它背后的故事?我也分不清了.只知道,没了它,我大概连灵魂也会出壳了.至于项链,或许,等到我脱下的那一天,一切都会不同,也都会有它们的结局了吧?我也就会下定决心了.我是这么傻傻得认为,并且深深地相信着.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