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多事之秋

其实人的离去可以很突然,很安然,却让人释怀。

说着我舅母。

芳龄46,匆匆走过人生短短那数十载
健康,患病,关盖。

看着舅舅与舅母相爱,到携手共连理,生小孩,舅母生病,痛苦煎熬,再撒手人寰。

你说讽刺不
初听见舅母患病时,是多么的心痛,生气却无奈
那也只不过是半年前的事

She's dying.

人对环境事物的接纳度有多高多通融
那天情人节
医生说,她系统坏了,罢工了,随时离开我们了。

这边厢的我听了却似乎已经接受,心中黯然了一下,继续快乐的趴趴走。

睡梦中接到舅母已离世的消息,我“哦”了一下,继续未醒的睡眠。

梦中她来找我了。
是快乐的,年轻的,朝气的。
她笑说了一些话,梦中的我也是笑笑的“哦”了几声

她走了。

我醒了。

到了葬礼,和尚在超度。
看着身边的亲人,情绪似乎没多大的问题。

我还很不应该的因为不会折宝元而大声笑了出来。
那两个没了妈妈的小女孩,一个在棺木旁睡得不醒人事,一个则随着和尚进行孝礼。
看到我的到来竟然还手舞足蹈的挥手。
这两个妹丁,真是的,我笑了。

直到第二天,是时候封棺了。
我看着硬朗的舅舅始终留下了男儿泪。
妈妈阿姨们无不伤心啊。
甚至舅母的兄弟姐妹也稀里哗啦的。
不懂事的小侄女,看得我们伤心,她们也难过了。

对于她的离去仍然是不舍啊。

我背对镜头,突然好难过,眼前模糊一片。

然后,几家人陆续与舅母合影。
我不懂这是不是习俗,就算不是,我们也百无禁忌。
那是真心的,我们笑得很灿烂,舅母也是。

其实与舅母不多谈,也只不过是新年时会见上一两面。
但那亦是情,是亲情。

就像此刻,为她留下了这篇文章的时候,亦是舍不得的。

对于您的离去,我们是释然的,有替你开心的,却也伤心难过的。
我们开心,您终于脱离苦海,无需忍受无止境的病痛
伤心亦是因为,您,是无可取代的,我们的亲人。

在此祝您,一路顺风,保佑我们安好, would you?
再见了。

每年新年,我会记得您。
怎么可能忘记,每年新年都是您到我家来把我从被窝里拉醒的啊!
:)





Rea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