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0, 2013

Chapter 7 = 同乡的温馨 = Wanaka

9/9/2012
暂时的晴空万里,万里无云。

告别Happening town Queenstown, 心中有一点点不舍得。
毕竟醒来看见雪山的机会并不多。
我对这个城市的印象竟然是鸟语花香。
连空气中都是甜甜的气息。

人说,一段旅程重要的不是终点,而是旅途中经历的人事物。
我对每个遇见的人都很是珍惜。
谢谢他们在我生命中留下那么短暂的点点滴滴。
谢谢他们一点一滴的丰富着我的人生相片簿。

再见,Shiori & Shirley。
再次把行李塞进我的战车向 Wanaka 前进。



入住了一间名叫 Wanaka Bakpaka 的 Hostel。
不后悔,这仿佛是必须。
那无敌的落地窗恰恰对着湖面反射着夕阳折光的客厅。
一杯咖啡,也能在此呆坐整个下午。

趁着天色还未转暗,我自以为潇洒的穿着单薄到不行的白衬衫绕着湖畔取景。
结果冷得鼻水直流。



How to Not Fall in Love with Lake Wanaka is one of the hardest question when I was here

这其实真的,又不是一个大市镇。
人们来到这里就为了那几件事吧?
好的,这,我来了。

之前在网上联络了一位原本可以 host 我的沙发主人,无奈某些原因就只能出来喝杯茶。
说是喝茶,进肚子的都会是啤酒吧?

一位名叫 Hannes,高高的,穿着Hoodie 的 Austria 人。

“ I always thought Austria is an ancient name for Australia. ”
“ No no .... you're wrong. We are not that big, we are just a small country. ”

说起这国家我总是莫名其妙想起由 Nicole Kidman 主演的 Austria.

就这样在夜色铺盖大地的湖边散着步,漫不经心地说着马来西亚美丽又神秘的文化(至少他们认为如此)。
我心想,到底是你分享还是我分享。
怎么你对我的故事更有兴趣呢?

好冷啊...风不停地吹来。
还好,我有啤酒。呵呵。酒鬼。

“ You know, you're just so attracting when you're talking. ” 他说。
“ So....Did you mean I've talked too much? Okay, I'll stop ..”
“ No No It's not what I mean! Please....keep talking...I'm sorry.....I couldn't stop looking at you...$%^^&$%%^& ”

我说啊,澳大利亚先生,这招也太烂了吧?
那么恶心的话说出来嘴巴不会歪掉吗?

后来我嘴巴歪掉的回了一句 
“ Oh please, you're so cute! You know what ? By looking at your picture I thought you was a girl. ”

他愣了一下,好大的一下。

这人挺酷,在 Treble Cone 当滑雪教练。
“ So you can do all those flipping and jumping from the peak? ”
“ Sure I can, I teach them ! ”

那晚下了好大的一场雪。



回到 hostel ,终于看见我的 room mates 了!
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男生与台湾女生。

说真的,这趟旅行我还是第一次遇见马来西亚人呢!

“ 你要一起出来吗?大厅还有一堆马来西亚人呢!” Windy 说。
“ 好啊!”

就这样,终于,认识了一班马来西亚人。
说来好笑,我还真的是第一次旅途中与马来西亚人一起呢!

“ 我们明天去 Skydiving 吧!”

不是吧?我...我...还未做好心理准备啊!!!

“ 走啦!就是要一大班人跳才爽啊!”


如果我能在这么漂亮的湖的上空一跃而下,望着远方的雪山
那会是什么感觉?

说来就是那么妙。
你越是准备,它越是不让你得逞。

在 Wanaka 的两天我们没日没夜的在等待 Skydive 公司的电话,期待他说 ” 今天天气好,咱们跳吧!”
但就是让人一次又一次的抱着期待然后失望。
到最后也就没啥感觉,一切顺其自然吧。


就像是我们的表情吧?

那就别浪费时间,我们到迷宫玩去!



谢谢你们的陪伴
Rojer , 诗韵, Susan, Windy, BY


我用全世界最超级没创意的表达方式来陪衬这永不倒下的塔


一块普通的布
近看远看竟然有那么好玩的不同


里面的乾坤让我们玩了好久

这班人,真是的!
莫名其妙在进 Puzzling World 前大家各散东西闯迷宫去。

结果只剩下我一个傻呼呼的买票入场。

也幸好我是有买票正当入场的!
Murphy's Law 啊!
当你以为一切不会发生的时候它就偏偏会发生。

果真我们玩到一半,小姐问起我们的入场卷了。
如果那时候没有我手上的印看你们当时怎么办!
谢我吧~呵呵
也感激小姐看到我手上的印章后笑脸嘻嘻的走人。
否则后果呜呼哀哉。

下雨了。
走!我们看戏去!



立刻爱上这 poster 满满的墙


天堂,到底在哪里?
那时我在心里呐喊此戏非看不可
奈何到了这一刻它依然在我的 waiting list 中


可爱的爆炸头最爱爆很大碗的爆米花

话说爆炸头先生原先是中规中矩的戴着农夫帽把爆炸头好好地藏在里面。
就我多嘴的觉得内有乾坤。
嗯,里面一定有些什么...

“ Excuse me....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 ”

爆炸头先生是很兴奋有人终于欣赏他的爆炸头吧?
立刻把帽子脱下。

说时迟那时快!
爆炸头先生的爆炸头就像爆米花一样在那一秒钟从帽子里爆了出来。
我就只有张开嘴巴 o 的份。

爆炸头先生的爆炸头果然不是盖的。
话说这照片我的左手可是牢牢的按在他头发上呢。
看不出来对吧?爆炸头先生的爆炸头太经典了。


看习惯了 TGV GSC 的票根
突然看见不一样的收票方式霎时新奇


为何我那么期待来这戏院呢?
原因无他。
这里像家一样的沙发,任你自由自在的抱着小抱枕看电影吃爆米花。
一整个舒服到爆!
还可以坐在很可爱的老爷车里看电影,只是位子比较窄就对了。

后来我不知道搞什么人来疯。
很想把头发一整个染红。

所以当晚有请 Windy 当神手帮我们一把。


结果和照片的颜色不符合
又是一阵失望
根本没差嘛!

到了我走的那天,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一直都乌云密布。
我走了之后竟然再次晴空万里。
他们跳了,剩下我一个人直跺脚。

说来也奇怪。
已经好久没下雪的 Queenstown 在我到达的那两天半夜狂飘雪。
我离开后不再飘雪。

开始收工的 Wanaka 也在我到达的那两天半夜狂飘雪,
累得 Hannes 先生晚上也得值班。

我这多水的命从马来西亚带到纽西兰,依然多水。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