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9, 2013

Chapter 7 = 被遺忘的美麗 = Arrowtown

9/9/2012
漸溫卻還冷的攝氏9度。

我竟然遺忘了這篇。
對這個我印象深刻的小鎮,我愛得出奇。
這個就那麼兩條街,不多,一個刻著華人歷史心酸的土地,河流帶著魔戒靈魂的小鎮。

離開皇后鎮後,心驚膽跳的循著 Crown Range 一路向北。


為何心驚膽跳?因為昨晚飄雪了。一路上都寫著 “ 小心駕駛,請自備雪鏈 ” 的字眼。
我的戰車,除了四個輪子之外什麼都沒有。

也不理了。


街角

我常和人說,我享受紐西蘭的生活,但其實我我並不會太懷念,畢竟如果把愛都放在這裡,我的下一步都顯得沉重了。
但寫這篇的時候,卻真的怎麼樣也忍不住,思緒都飄回了那個時候。
我彷彿用腦袋與眼睛在尋找記憶。


若我有那麼一雙能把破銅爛鐵化腐朽為神奇的雙手


每個轉角都隱藏著小小的驚喜
好喜歡這種出其不意的對比

來到這裡的電影院。
好喜歡這種家庭式的迷你電影院。
突然覺得我們國家那種商業化的電影院,乏味得可憐。


別以為地方小就等於落後
電影,永遠都不會過時


那個擺著紅酒與甜點的角落
偶爾還飄著咖啡香
容許我在這裡待上一個悠閒的下午


還貼心的讓人在享受電影的同時被溫暖包裹
嗯,就是缺了些什麼...
對了,讓人舒舒服服,軟軟的小枕頭


不想看電影?
一本書,一杯咖啡,與最愛的麥克龍


多想把這角落佔為己有

對個人而言,一個城市的美,可以有很多種。
風景優美
藝術之美
歷史的美

總是覺得有故事的地方才吸引人。
而這地方,這小鎮的歷史,比較熟悉。



彷彿看見中文字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事情
有種熟悉的興奮
我在現代用感慨來記敘他們的曾經




這些還是保有的古蹟呢
有些其他的已經是一片空地了

他們說,中國人是刻苦耐勞的。中國人是守望相助的。
這個印象恐怕到現在不改。
中國人在別人眼中就是可以在絕處逢生的種族。
不然也不會有 “ 有燈光的地方就有中國人” 這種說法。
太有毅力了。


在 Chinese Village 深處這麼沒來由的出現了這麼一個牌子
竹林深處
何來的 Art Galleries 呢?

我穿著很不適合的薄襯衫與高跟鞋一步一步探險中。
很冷,真的很冷。
此刻任何的溫暖泉源都不想放過。



走著走著竟然還被我看見這個
什麼? 連墳墓也來了?
何人那麼悠遊自在選擇長眠於樹林深處啊?

 墳墓,找到了。
也奇怪,這裡的墳墓就是給人一種靜謐的感覺。
絕對沒有陰風陣陣的說。

對了,樹林的另一邊,就是小鎮的另一邊。
我穿越了樹林,來到一條蠻特別的街。
左鄰右舍都是藝術鬥士啊!

Christina Roach 的花園。
Mt Soho 的遊樂園。


The Dell 的 Private Road。

其中我最愛卻是 David John Gallery。


David 的畫廊,滿滿都是女兒的畫像。
與他聊着聊,女兒從後花園蹦蹦跳跳的進來。
好一個靦腆的小女生。

我好好奇,怎麼我從來就沒在自己國家見過這麼乖巧的小娃兒。
說話的語氣與神情都那麼的文雅。
我想,我自言自語的時候都比這娃兒來得鬧吧?
我竟然愛上這靦腆的小女孩。


與 Adrienne 相約見面。
她過得不開心。
世界這麼大,那麼小。
去到哪裡都會有奇怪的人。
好遺憾呢。

她說,這鎮太小了。
小得每個人都認識每個人。
小得我們想要聊八卦的地方都得慎選。
小得很有可能坐在你隔壁的不偏不奇就是你同事的朋友之類的。

Arrow Thai Food


這酸辣湯差點把人都弄哭了


我帶著給你的祝福
你帶著我給你的祝福
遠走高飛


雖然笑得開開心心的
但不知怎的,這小鎮的空氣中有種淡淡的憂愁


我好中意的 Button
終於找到了,又怎麼樣?
帶不回去

你聽出了什麼嗎?


那麼一個小鎮都有監獄
看在它的1875份上
我姑且走一趟博物館
等等,我忘了,博物館今天休館


窗縫中偷拍
怎麼連監獄都那麼風光明媚呢?
監獄不應該都是黑暗潮濕的嘛?
還是,這就是注重人權與摒棄人權的分別?


參觀完監獄,是時候繼續旅程

我好愛這個小鎮,真的好愛。
仍然拋不開時間的束縛,若果我能在這裡帶上幾天,那該多好。



我一直說的說的,就讓你現場看一下這有多漂亮吧。



後來,我在這小鎮買了這個。
一眼愛上的這個。
不得不帶回家的這個。
-->> Genuine Leather from New Zealand。

我給自己的一個紀念。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