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7, 2013

Chapter 8 = 我莫名留戀,那灰色大嘴巴 =

28/9/2013
澄橙的夕陽,讓 Greymouth 發出讓人睜不開眼睛的光芒。

我竟然已經不再希望當個 check list 旅客。
我開始享受放慢腳步,聽聽心裡的聲音。
偶爾我迷惘,偶爾來個灑脫,偶爾拿著啤酒吹著海風看著夕陽數著綿羊,
放空的腦袋什麼都不想。
你想的,不一定全對。

我說得愜意,但當下的心情,卻有一絲絲的惆悵。
別問我為什麼,我也說不出個理所然。

聯絡著今晚的沙發主人,想說 : " 要放我飛機幹嘛的就乾脆點,別拖拖拉拉的。"
結果竟也讓我聯絡上,就這樣又住進陌生人的家。

這家,比起之前的呢,還真的爛-得-出-奇
搖搖欲墜的在山坡上,打開咯咯作響的門,我望著他,呆了。
“ 你的鑰匙,就這樣,放在門外 welcome mat 下 ?”
“ 對啊,有什麼問題,方便又直接。”

我想了想,也是。
我還真不該用那種迂迴的想法讓這裡的人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麼險惡才對。呵呵。

我像主人似的一進門便超自在,大咧咧的坐了下來。
他,Tamati ,硬繃繃的站在離我最遠的角落。
我們看著收訊不良的電視重播,說著無關痛癢的話題,夜色漸臨,怪尷尬。
“你們這裡不是有個 Look Out Point?帶我去好嗎?”

又是一打啤酒便上路。
看著不算繁華的夜景,冷風兮兮,卻也寫意。
“你不冷嗎?”
“冷,我們回家吧。”

印像中,他是個沉默寡言的男孩。

話說回來,那是個很冷的夜。
他看著什麼都沒有的客廳,挺不好意思的。
我更無奈,畢竟是自己硬要不聽警告,住進別人家。呵呵。




“牆上擺著這麼一幅天書,你怎麼還是那麼....安靜呢?”
“那是騙女孩子用的。”
“你該不會想騙我吧?”
“你不像是會被我騙到的女生,你不一樣。”

就這樣,拿著啤酒,一瓶接一瓶,聊個有的沒的。

“要不,我們一起睡房間好了。明天一大早我們出去 white baiting, 一起去吧?”
我這人還真是的,第一反應竟是連 “謝謝” 都忘了說,就直接跳上人家的床睡著了。

他想必也傻眼吧?
我,真的忘了說謝謝了,太累了嘛。
那是個風很大的夜,反正我覺得窗外他的屋子要翻了。
我才不管呢。呵呵。

謝謝你的寬宏大量啊。
然後我起不了身,然後他就這樣把整間家讓給我自由進出。
反正我已經知道鑰匙放哪。呵呵。

Greymouth, 一個寧靜的比死城好一點點的城市,我卻又莫名其妙的愛上了。



我就是這樣站著,望著前方,凝望了好久。
然後我確定的告訴自己,我愛上你了。


原來這種事,就算到了這裡還是有人會漠視。
我想起馬來西亞哪裡有告示牌,哪裡就有垃圾一堆的情況。笑。


Monteith 酒廠外的一個玩笑。
我笑得瘋癲啊。

這是個轉角遇到愛的小鎮。


坐在烈日下聽著公公奶奶傳送愛的真諦。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老了,也能這樣幽靜的,心中充滿愛的感受著身邊的所有,
那會是多麼多麼奢侈的要求呢?

“ 你能留下來嗎?”
“ 不行,前方等著我,我不能耽擱。”
“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也不能為我留下來?”
“ 你知道的,不行。對不起了。”
“ 我不理,我會追你到天涯海角。我還挺煩人的。” 他笑了笑。

我說啊,小哥,你看我還似那花樣年華青春的小姑娘嗎?

第二天,說了謝謝,說了拜拜,在他帶著憂鬱的眼神中我揚塵而去。



Brunner

那些年的繁華,到頭來竟是一場空。
這麼一座橋,這麼一間工廠,這麼一座瞭望塔,我又耗了大半天來了解那些年的歷史。
不知道80年後的我現在的世界,又是什麼樣子呢?

和 Tamati 說了再見,就不再回頭。
住進 The Duke.

The Duke 也大得出奇。
我竟然是那晚唯一的住客。
怪...恐怖的。
老闆還親切的乾脆請我住他家好了。
“ 怎麼好意思啊?還是不太好呢。”
“ 那,來我家吃晚餐吧,我熬了湯。”
“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是已經不知道“不好意思”四個大字怎麼寫了吧?

話說呢,這忘了名字的好老闆,人也是帥得很
兩個女兒也可愛得讓人融化在她們的笑容裡呢!

然後,在我的堅持下,老闆還是把我送回 Duke,我在能容納120人卻只有我一人,迷宮似的旅社裡亂七八糟的過了一夜。呵呵。

反正就只有我一人,整間旅社把他搞翻也不要緊吧?
別問我到底搞了些什麼,我也忘了,反正就是超放肆超舒服的一夜。
就是那種你沖完涼也無需穿衣服就可以走出來的放肆。
就是那種你亂甩吉他也無所謂的放肆。
就是那種你亂彈鋼琴,把音響開到最大聲,用最強大的肺活量把壓抑已久的衝動喊出來的放肆。
反正沒人,呵呵。

我的反正,還真的會殺死很多人。

第二天早上,接到一通電話。
“ 昨晚睡得好嗎?我準備了早餐,有點多,要吃完哦!不然帶走也行。”

我差點哭了出來了我。
這老闆是開旅社還是開善堂啊?

所以吧?我愛上這裡,不是完全沒理由的。
雖然,你們都說這裡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




至少,這裡附近還有我在整個紐西蘭第二個印象最深刻的奇怪小鎮。
奇怪小鎮?有多奇怪呢?
嗯......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