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0, 2013

Chapter 7 = Hokitika 拔草吹风看书的日子 =

13/9/2012

又是另一種新嘗試的開端。

望著前方的森林,猶疑著是否應該前進或...沒有或,只能前進。
乾笑兩聲,望著夜色漸臨的天空,忐忑的駛進不知前方為何物的荒野。

雖說荒野,卻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的一片綠,仍然讓人心曠神怡啊!

只是,在這片荒蕪中沿著道路穿越了那片森林,我驚訝的望著前方的山,我...就這麼開著車,但我的目的地卻藏在這片森林中,我...不會迷路了吧?

卻也沒有時間猶豫,灰濛蒙的6點,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我不想在深林裡過夜啦!不怕危險,只怕會冷死啊!

“ 幹!” 望著道路旁寫著 Kawhaka Lodge 的板子,有點想發瘋的感覺。
這花花草草是怎樣!幹嘛就不偏不倚把板子遮住啊!

把車子再往進駛個五分鐘終於看到一盞燈啊。
燈火闌珊處應該就是那時的心情了吧。

出來迎接的是主人 Marj,她大概也等很久了吧?

一踏進門恍如進入時光隧道。
我,就喜歡這種讓人情迷的,柔和的,燈光啊。




我的房間

“ 我愛上這裡了。”  輕嘆。
“ 我幫你準備了晚餐,折騰了一天,你也累了啊!”

房間總是有一股清淡的香氣,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我問 Marj,那是什麼味道。
她竟也不知。
我猜想,我是否進入了仙境而不自知呢?
我看著窗外暗得不像話的...園,還有沒有線路的手機。
那晚,睡得好甜,好甜。

兩個星期的換宿生活其實並不簡單。
每天早上幫著男主人 Allan 培植 Cranberry 幼苗。
Allan 是個沉默寡言的老人家。
在他身邊我也樂得清靜。
總是與出其不意在泥土裡翻滾的毛蟲聊天,不然就在分辨雜草或苗根時來個魔鬼與天使的對話。
他搞不好會以為我是神經病吧?

我望著前方那兩片籃球場 size ,遍地雜草的園,看著 Allan。
罷了,徒手就徒手吧。
也難為你們兩個老人家了啊。
我猜想,如果沒有我們這些換宿的,平時的你們是如何彎着腰幹這活啊?

結果也才過了三天,我美如玉的雙手,頓時變得,爛得,無話可說。
曬焦了,破皮了,生繭了。
每每蹲下彎腰把草連根拔起再起身,蹲下彎腰把草連根拔起的時候都會一陣暈眩。
那是四座籃球場,滿滿的野草啊!

我真的,怕死了拔草啊!

黃昏時分,手拿著 The Secret,泡了杯綠茶,坐在木椅上等著夕陽的降臨。
一天就這麼過了。

那天與 Marj 聊著天。
“ 醫生說我有病,現在的每一天都是賺回來的。我好害怕夜晚,我怕丟下 Allan 一個人,我怕對他說的晚安會是我留給他最後的回憶。”

我趁淚還未流下之前轉身。

“ 你很特別,很多 Helpers 來過這裡,卻很少像你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女生,還是亞洲女生,你不害怕?”

“ 我有什麼可怕的?就算怕,我也怕不了這麼多。”

“ 你真的很特別,我很少能找人聊。卻遇見了你,很少亞洲人的中文那麼好吧?畢竟發音不同,有時還是挺難了解的,但你,卻說得溜啊!”

“ 不會啊,看人吧?不過我必須承認,哈哈,我們國家的音還真的會讓人抓狂啦。”

“ 馬來西亞是個怎麼樣的國家?你也知道,我們 Kiwi ,很少出國...”

那是一個愉快的下午。

晚上有個 BYO dinner。

Marj & Allan 把朋友都請來了。
感覺怪怪的,說是把我介紹給他們的朋友們。

電影中常出現的晚宴竟然,發生了。
我拿著手中的酒杯,看著侃侃而談的 “ 大人們 ”,又笑了。
“ Bell,你什麼時候來我的農場啊?又是生產季節了啊,我相信你會對這有興趣的!”
“ Bell,千萬別忘了到 Shanty Town 參觀!我們明天到那兒吃午餐吧!”

到了最後,這些 “ 大人們 ” 都有些醉醺醺的。
“ 很高興認識你,今晚很特別,因為有你。你讓這裡,有了溫度。” 他們指著自己的左胸膛說。

那時的我不能完全明白。
他們開玩笑說,這是老人家在冬天裡的醉話啊。

我怎麼就覺得一絲感慨呢?

後來的今天,我卻發現好多照片與影片都已不翼而飛。
像那天在大雨中等 Owen “ 拜訪 ”,然後與其他友人一起看日落,尋找 glow worms, 做蛋糕,吃晚餐的回憶,統統不見的一干二淨。
還有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裡獨自拍的影片,也找不回來了。

很多東西就是這樣,一消即失,不留痕跡,時間久了彷彿一切不曾發生過。
我有時還會很認真的懷疑,那一切是夢境,還是真實發生過的呢?

我,竟然也對曾經那麼熟悉的臉孔,很模糊了。

Reactions:

1 comments:

can you please provide me the contact details for M&A?
I couldn't find it else where!

=Carolina=
carol_little_pink@gmail.com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