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9, 2013

Chapter 7 = 停頓

13/9/2013
懷著忐忑不安卻盡量隨遇而安的心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做完全陌生的事情
那是一種完全不懂如何打算的一步一腳印。

又是起了個大早。
反正也到了這裡,反正也會經過 Franz Josef,所以我們仨人打算親眼目睹 Franz Josef 的美麗。


也不懂什麼時候開始,要爬 Franz Josef 冰川必須程搭直升機到某個 spot 才能開始攀爬過程。
聽說是之前的路冰川倒塌了,也聽說是一開始的冰太骯髒,不適合攀爬。
我也忘了,畢竟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猶記得那天,我望著看似不遠的 Franz Josef,一邊注意腳邊的石頭,盤算着如何把顏色層次分明的石頭帶回去當手信。
我也真的帶了好幾塊色澤特別的石頭上車,只是後來,發現石頭還真的,有點兒重...


曾經不太仔細的與旅途中認識的某某geology學家研究過石頭的形成
依稀記得這麼層次分明的石頭可是歷經億年的痕跡啊

還記得嗎? Franz Josef 入口前那右邊的三道瀑布。
有多少人和我們一樣,才那小得莫名其妙的三道瀑布前流連忘返了兩個小時,就為了拍照留念。
“ 曾經我相信會有世界末日,但來到這裡,教我怎麼相信如此美麗的國度即將消失?”

那個時候 20121221 未到,我如是的與 Emily 和王晶說道。
“ 聽說,這全世界最美的國度,在世界末日那天會是第一個消失的國度。”
“ 這也太不公平了!紐西蘭被保護得那麼好,為什麼其他國家的過度發展帶來的後果卻要它來承擔?”
我們嘆息著走回頭路。
到最後,那看似近卻遙遠的冰川入口,我們還是沒能踏足。
花了太多時間踏雪尋梅。呵呵。


是衣服顏色的問題啦
呵呵
Emily 真的,淺色衣服在你身上很陽光


這白雪公主
我們說好一起去的濟州島呢?


Scottish Highlander

還未來這國度之前,一直就以為這裡遍地都是電視廣告上看到美麗的黑白乳牛。
來到這裡才驚覺,平常在電視上看到的美麗乳牛還真的只出現在電視裡,現實生活中的乳牛,長得奇醜無比。


難怪你上不了電視

“ 你們知道為何來到這裡竟然難以見到想像中的地球黑白乳牛嗎?” 我問道。
“ 因為長得漂亮的乳牛都被選去當模特兒了啦!” 我認真地說笑。

後來得知這還真的不是笑話。
每一年還真的有乳牛選美賽,長得漂亮的乳牛還真的被選去當模特兒。
漂亮乳牛的牛價竟然可以隨隨便便就來個投標五百千。
選什麼美人,你們都輸了。
說什麼世界和平,個屁。

一路上涼風習習,我們有說有笑,不知不覺差不多到達目的的。

看見一個騎著腳踏車的紅衣帥哥背包客吧,我們調下車窗,很突兀的和人說 “ Hi ! Bye ! ”
那人也笑笑與我們招手。

開心地很簡單。

王晶說,
“ 我突然覺得,這就是我眼中的你,永遠那麼樂天,活潑,善良,充滿著活力,傳遞著熱情,和你在一起就是開心得停不下來。我們的 Hi Bye,很短暫,卻很美。”

很短暫,卻很美。

還記得,Emily 說着 Lake Matheson 很漂亮時的讚嘆;王晶對中國人是百毒不侵時的不以為然,我笑了。

我突然覺得,其實這趟旅途,最重要的回憶其實是這些有的沒的。


我何嘗不感激就在這不期遇上的你們

你知道嗎?
這趟旅途,不多不少,我學會了說再見。
每天遇上不一樣的人,每天與不一樣的人說再見。
感情來得快,去得更快。
後來才發現,我能抓住的只有當下那一剎那。
那一剎那,即是永恆。

就像現在,我忘了曾在哪裡做了哪些事,能寫出這篇,也只是把心底那個曾經的一剎那找回來而已。



Reactions:

2 comments:

我唔識你,但係覺得你應該係嗰好感性嘅人。
我中意 :>
加油!

[Anonymous] 雖然我都唔識你,但係多謝你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