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3

Chapter 7 = 尋找時間膠囊 = Queenstown

7/9/2012
美麗的第七天

早晨起床時實在溫暖,窩在被窩都不想離開。
好想就這樣放下腳步休息一番。
一連串的旅行實在讓人感到疲憊。
雖然距離開始也只是第七天。

Shirley 已經洗刷完畢在客廳看著電視了。
我看著已經空無的餐桌,“ 唉,麵包沒了,還以為可以吃到新鮮的麵包呢,起床起晚了啊!”
嗯,這裡的人很喜歡自己做麵包。
新鮮的,我倒好奇,是自己沒去注意,還是其實在本國自己做麵包蛋糕甜點的大有人在?
想什麼啊。

伸了個懶腰。
“ Shirley 姐,我們出去走走吧!”
“ 好啊!”

感覺 Shirley 挺像我媽,說走就走。


到附近的皇后花園逛了逛
初春的梅開綻放着,我還真的貼身感覺春風它吻上了我的臉


有人說它漂亮
我卻從未看過長得這麼猙獰的樹


花園附近的獨木橋
遠方仍見雪山頂

“ Shirley 姐,我要尋寶。”


************************************************************
一年前,好友CTY 丟下我踏上她自己的旅程。
(你在開心的時候我在工作,這下你羨慕了吧!先苦後甜才是明智啊!呵呵)

“ 不如我們玩個時間膠囊的遊戲,你在紐西蘭埋下一個瓶子,我一年後去把它挖出來。”

************************************************************

她說,她把瓶子埋在皇后鎮的某棵樹下。

“ 這裡樹那麼多,到底是哪一棵!”

來到這裡的每一天,我都期待來到皇后鎮,目的就是把一年前的記憶挖出來。
某種回憶在某個角落靜靜等候着被發掘。
那種被期待的心情很是美妙,縱然它沒有所謂的感情存在。

後來這一天,我不死心在CTY給的提示下還真的每棵樹底都挖挖看看。

“ 阿Bell 啊,會不會是這裡?”
“ 這裡沒有,那邊沒有,我看算了。”

我像是破壞公物般到處挖泥,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後來,我努力過了,瓶子還是沒有被找出來。

這是我在這裡的遺憾之一。

看着 William Gilbert Rees 的銅像。

“ Shirley 姐我們去吃雪糕吧!這裡的雪糕是全紐西蘭最棒,得過獎的哦!”

縱然天氣冷,就是不能接受來到這裡不吃雪糕。
之前 NC 打工認識的 Honey 與Sam 都推薦,怎能不嘗試。

看吧 Honey 我就和你說我有記得你說的。
Sam, 我還真的如你所說雪糕配咖啡,絕頂享受啊!


Patagonia


奇怪這雪糕怎麼溶的那麼快

在越冷的天氣吃很冷的雪糕會越過癮。

我想起在 Timaru 工作凌晨四點回到家沖完涼與 Kate 一起吃雪糕吃 Yogurt 喝 Jack Daniel 的日子。

繼續走走逛逛。
這“小鎮”的街來回走了數次,夠悶的。
連續進了好幾間的 Art Centre,看着別人的藝術。
每次都好小心,藝術若以價格來衡量那可不是個開玩笑的數字。



“ 好像很香,來試試。”
嗯,crepe,我不太愛呢。
但說真的,挺香。


他操著濃濃法式英語笑容滿臉的弄著 crepe

哪天我要是沒錢了能不能就這樣弄個 nasi lemak 的檔口啊?
首先我必須要有這樣的 caravan 啦, sambal 啦,芭蕉葉啦...
算了。

真羨慕有這種經驗的傢伙。呵呵。

“ 其實,聞起來香,吃下去不怎麼樣。”
“ 哈哈,幸好我沒買!”

對不起帥哥,希望沒有因此讓你生意不好一下。
不過都這麼久了,你應該也不在了。
還好。


“ 是時候買手信了。” Shirley 姐說。

我嘛,反正還有一段時間,也不想帶着所謂的手信在身上。
哪有背包客帶著手信走通街的咧?
況且我還真的不愛手信這一套,也從不叫別人買手信。
總覺得這實在是好笑至極。
如果得到一個鑰匙圈我便能假裝我到過那個地方買了這麼一丁點的記憶回來,那我在家逛 Google Earth 不會更好。

除非,你買回來的不是鑰匙圈。
實用點的我可是來者不拒。呵呵。現實。

結果還是買了一堆 Hand Cream,有的沒的。
反正自己覺得挺好用的,買回去沒人要自己也可以滋潤一下 dry 到不行的皮膚,也不錯。
(一語雙關)
不過說真的,這裡的 cream 還真的挺不錯,親身體驗啊!
看著自己曬焦乾得像乾屍的雙手,朋友都嚇傻了說怎麼真的當起婆婆來了。
多靠這些潤膚霜才得以恢復我昔日光滑亮麗的--雙手。

說了一堆有的沒的。
我這人怎麼這麼喜歡逛花園?
(又一語雙關)

突然!
就這麼突然!
街角吸煙那叔叔怎麼那麼面熟呢?

“ 富哥!”
“ 阿 Bell !你點解會係度?”
“ 好開心見到你啊富哥!你點啊?”

是在快餐廳打工時認識的叔叔。
他是個老煙槍,煙不離手,一天搞不好兩包煙呢。

“ 吃了午餐沒?來店裡吧,我煮面給你吃。”

還是那熟悉的問候與溫暖。
在這離家很遠的地方是不是比較容易感受周遭的一切呢?
這麼一句簡單的問候卻這麼容易把心填得滿滿。

還有,在這店裡就這樣認識了 Ivy,一位也是來打工度假的小妹妹。
你現在怎麼了?還好嗎?


雖然這一生中可能都沒機會再見
但那一段日子,那段我總愛吵嚷嚷的日子
我卻會記很久很久


Queenstown 街角

但最讓我雀躍的竟然是因為看到這個。


好大的 Jager !!

我到底血液裡是不是流着酒鬼的血啊?
老爸老媽都不愛黃湯,記憶中我也不愛啊,來到這里後是怎麼了?

“ Shirley 姐,我們今晚去喝一杯好不好?我有好康哦!”
“ 既然便宜,反正得空,那去吧!”

然後回酒店,上網,BookMe 網站尋找 NZD 1的好康。
沒錯,NZD 1 的好康。
都怪自己平時不做功課,花了一些冤枉錢啊。
在這網站上的 deal 可便宜了,平時要上百塊的東西在這裡都可以節省個 6 ~70%

“ 搞定!”

然後我們到了這裡。


Below Zero Ice Bar
聽說是 Australasia's Largest, Latest & Greatest Ice Bar
拜託
Australasia 不就只有 Australia & NZ 兩個國家有什麼好驕傲的哈哈


Shirley 姐我要公開你啦


冰天雪地裡還有火爐


和 Bar Tender 帥哥合影
“ 在這里工作很爽吧?每天都冷冷的美女一大堆。”
“ 還好啦,冷得麻痺了。” 


突然一班很活力四射的美女帶著毛毛巾闖了進來
好熱鬧的Girls 
年輕就是有這般好
我是有多老了我!

謝謝 Shirley 姐整晚陪我瘋陪我癲。
還好她也是 Camwhore 一族  XD

酒吧裡有很多冰雕,每座冰雕都左拍右拍也會花上半個小時吧?
雖然酒吧是小得...出奇。

回到房間。
得悉 Shiori 的 Milford Tour 又再次取消。
天氣不好。

“ 拜託明天千萬別取消,我就只有明天了!”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