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6, 2011

Cozy Friday Night ain Fever

说什么也不能让任何东西搞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
最近好像你有压力,我有压力,大家都有压力

只想好好的喝喝酒,让脑袋迷糊,什么也不管
虽然平时 Bell 婆婆的脑袋已经不听使唤
完全不在状况中好一阵子

朋友啊朋友
那么简单的一个要求竟然是那么奢侈

我们竟要排除万难方能相聚啊~




本说好要到 Library 去把自己灌一灌
结果太闹,就随随便便把地点转到这间 Stadt German Cuisine & Bistro
点了杯 Weihenstephan Kristall Weiss Beir
就这样聊啊聊啊聊的

我发觉这种毫无压力的吹水真的很过瘾
尤其大家吹水的对象是个犯众憎的人
你可以说这行为极至不好
但吹水,除了说人的是,便是说人的非了,可不是吗?

你说啊你说,一班男人出来吹水,你不说球不说女人不说黄色笑话不说政治经济不说钱?
女人嘛,你不说包包不说化妆护肤不说男人不说是非


你还算人吗你?

呵呵

随后到 SS2 Murni 见了见好久不见的朋友
一个从德国回来的靓仔
哈哈哈哈哈
这样说会不会被砍?

结果那天被那两个人说我喝醉了

天知道我眼皮到底有多重/脑袋到底有多不清醒啊!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