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05

衰到贴地....爽到飞天!

哎呀,真衰,昨晚喉咙痛吃了一粒antibiotic,谁知竟然搞得我人不似人鬼不似鬼,不但失眠,连带的头痛,muscle痛,总之就是周身骨痛!惨惨惨....惨绝人寰...不过也好啦,至少今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懒了~~呵呵..

虽然说病人大过天,不过我还是起了一大早,摇了个电话给阿谢,想说:今天麻烦你爸爸了~
谁知,她也没上学...好啦,只好我去通知阿马一声了.
哈哈..."嗯..酱啊?我也很累添..."
到最后,我们3人齐齐缺席...
真是水洗也不清了,明明就是我不舒服嘛...真是的...

好啦,一觉睡天亮,连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才心甘情愿的起床--看电视!也没什么啦,就是想看崔智友&黄志玮嘛~~吃了一碗干捞米粉,外加几块料,再来一碗摩摩查查,吃到饱饱...

开机,收到紫欣的sms,要我的IC,说要帮我complete experiment reports 哦....arigatou gozaimashida !再来是jessie,sms问我zomok没来上课,想说叫我去McD的...

明天就是国庆了,朋友告知一定要打开电视看国庆游街现场直播,因为佩云有份唱歌哦~~哈哈...好的,如果我会舍得离开我那温暖的被窝的话...(人生也好歹过了18个年头,我还是对我的被窝不离不弃,就算是新年大家都起个神早也是一样,睡到11点!正所谓:"人做我不做,我有我态度!"呵哈~~)

然后咧,就上来了.看到一则老故事--哑夫妻的故事.应该有许多人看过吧?我对这个故事印象蛮深刻的..po上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他是个哑巴,虽然能听懂别人的话,却说不出自己的感受.
她是他的邻居,一个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女孩.
她一直喊他哥哥,他真像个哥哥,
带她上学,陪她玩耍,含笑听她叽叽喳喳讲话.
他只用手势和她交谈,
可能她能懂得他的每一个眼神,
从哥哥注视她的目光里,她知道他有多么喜欢自己.
他们从小一起玩耍,一起长大.
终于,她毕业了,也找到了工作.
然后,她坚定地对他说:"哥哥,我要嫁给你!"
他像受惊的兔子逃掉了,再也不肯见她,无论她怎样哀求.
她这样说,:你以为我同情你吗?想报答你吗?不是,我12岁就爱上你了."
可是,她得不到他的回答.
有一天,她突然住进了医院,
他吓坏了,跑去看她.
医生说,她喉咙里长了一个瘤,虽然切除了,却破坏了声带,可能再也说不出话了.
病床上,她泪眼婆姿的注视着他.
于是,他们结婚了.
很多年,没有人听他们讲过一句话.
他们用手,用笔,用眼神交谈,分享喜悦和悲伤.他们成了相恋男女羡慕的对象.
人们说,那是一对多么幸福的哑夫妻啊!
爱情阻挡不了死神的降临,
他撇下她一个人先走了.
人们怕她经受不住失去爱侣的打击来安慰她.
这时,她收回注视他遗像的痴呆目光,
突然开口说:"他还是走了......"
人们惊讶之余,都感叹不已,
这是一份多么执着的,深厚的,像童话一样的爱呀!
从此,她不再讲话,不久也离开了人世.
相恋中的男女仍会拿他们当作讨论的话题,
他们常说,你听过那对哑夫妻的故事吗?"
下雨了,关机了.

Reactions:

1 comments:

hehe.it's me again! really 'bu hao yi si'..actually i got sth to do today lah.. i didnt at home the whole day...i went outstation leh.....
at first,i really wanna go to school geh..suddenly, u called me woh...u din go to school woh.. so hoh,i got the reason of playing truant l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