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02, 2014

Chapter 9 = 那段我想努力记得却逐渐消失的记忆

1/10/2012

吹大风。

一路上我们在认真讨论粮食问题。
老板会不会准备粮食给我们啊?听说那还真的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办?
结果还是买了最基本的粮食,满心...嗯...期待?的开车到 Karamea。

一年后的今天,我真的不太记得理应想要记一世的东西。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也遇过这样的情况: -
埋葬一切的美好。
我遗留了好大的一块回忆在这。

大概这也是我一拖再拖的原因。
无法用字眼表达的一切,有那么一股冲动让它留在过去就好。

但知道我会后悔,洗澡时突然有股冲动,好吧。
慢慢把它完成。

就这样,我又坐在电脑前,慢慢敲着键盘,叙说着我不想挖掘的回忆。

在这里认识太多人,经历一些当时觉得没什么的事情,学会一些那个时候就觉得了不起的小事情。

来介绍一下这小镇吧。


老板说,Karamea 是个 Sunny Town。
大概这只适合用于夏天。
那个冬末,我都看着天空的脸色猛发呆。


Rongo Backpackers


我的房间。每天起床的第一眼


来自世界各地的灵感


大厅一角。数千只的许愿鹤。


在这感受爱与和平


艺术在转角


那一天,我在这里钉上属于我的小小回忆

这地方,神奇在于飘在空气中的宁静。
来到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会舍不得离开,至少对于我们是那样。

这地方神奇得让人不断发掘自己,空闲不下来。
在这里付出了好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弄比炉还大的皮萨;第一次用仙人掌花汁提炼墨水;第一次用 chainsaw 锯木;第一次提炼肥皂;第一次生火;第一次冒雨在海边快跑;第一次把手指摔断也不理让它自然好;第一次养成把酒当歌的习惯;第一次习惯及需要拥抱;第一次煮了好多好多意想不到却好吃到爆的食物;第一次刻木,第一次享受弹琴;第一次夏日营似的起火煮烧水然后在冷空气中大庭广众下泡澡;第一次抱着绵羊;第一次在海边遛狗;第一次半夜躺在路中间观星;第一次与陌生人吸着半支烟;第一次在漆黑的山洞与陌生人乱开趴;第一次与 “ 看不见的朋友 ” 说话,呵呵。


我的最爱
自家的电影院
有多少个下着雨的夜晚我们窝在一起喝着啤酒咬着薯片看着映画片


呵呵,那个飘着小雨的下午
在电台播着歌时的自拍照
好久没自拍
对自己已经有些陌生

如果你有机会到这,问问老板 Paul Murray, 那关于他与Sanae 的东京爱情故事。
你会遇见 Diva,一个我借着照片看着她长大的女神。
还有, Big Foot 与 Mitsuyo 的真爱,也在这 End of the Road 真挚上映着,许久,许久。

还有,在右边狮子头我的房间,那个“隐形护士”的故事。
曾经那个属于我的房间,我自顾自的给护士起名。
Maria. Jenny. Mary.
我在想,她会不会就在那角落的橱里笑着我的傻,还是计算着什么时候给我跌一跤,因为帮她乱取名字。
反正Paul说,她是个好护士。

本想说写到这就搁一段落。却想着,不,这段记忆不能是零零碎碎的片落。
好吧。
继续。

为何会爱上这里,绝大一片是因为 Rongolian 王国。



想把他们都一一介绍让你认识。
奈何我已经逐渐忘却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Nicole - 是个很酷的德国女生。她是教师。我才发现怎么出了我意外的人都多才多艺。这女的就自己一个人在30岁末前只身来到这岛,驾着一辆自己改造的车。还记得她每天就忙着在墙上画画,为车子上漆,钉钉打打的改造那片小天堂。我可说,女人能做到的她游刃有余,男人能做到的她也不败阵。


Sara - 一个只戴一边隐形眼镜而且从来不曾脱下的美国年轻女孩。她确确实实吓了我一小跳。这不按牌理出章的女生左右脚永远穿着不一样的鞋袜,裤子是星空,衣服应该也是不懂从哪来的吧。我怎么就记得那么几次我都看见她滑溜溜的性感屁屁呢?哦,对,她从不穿内裤。呵呵。她爱吃韩国泡菜,也会自己弄。她还弄了姜糖,只是失败而已。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特别女生。

Julia - 活泼开朗的夏威夷女生。我才知道,夏威夷有一大半都是日本人呢!在她身边永远少不了欢乐。她有双爱笑的眼睛。她笑的时候仿佛天空都晴朗了,总能感染身边每一个人。

Mitsuyo - 来到的第一天就听见大名,一位做菜做点心都非常了得的日本女生。也是个特殊任务。为了逃离日本压力的魔掌,来到纽西兰找姐姐度假散心,结果就呆下来了。她与邻家的 Brian 相爱了。她眼中只看得见他男人,而他男人也仿佛就像大地一般罩着她。我在他们身上看见爱情的光芒。不耀眼,却细水长流。有好几次我看见她看他的眼神,像是周围都静了,无需言语却能表达一切了。

Sanae - Mitsuyo 的姐姐,Paul 的太太, Diva 的妈妈。当然,也是个日本女生。我记得她与 Paul 的故事,发生在日本。我就想像,这段爱是经历了多少才能走在一起?

Sam - 我那时期的大哥大,一个来自 UK 的男人。总有许多小故事小知识小启发分享。对了,我还说过他有一双很清澈的青色眼睛。一个能说多国语言的男人。

Enrico - 在那里数一数二还会做好吃面包的帅小伙子,美国弟弟。在他身上啊,就只能看见青春放荡的痕迹,呵呵。我还记得你就是不借我看片子!所以就光明正大偷吃你面包咯。对不起啦。

Brian - Mitsuyo 老公。一个不爱穿鞋子的长发男人。总觉得他有潜质在 LOTR 沾上一角。别看他那副德行,却是 Karamea 电台的主持人呢!

Paul - 这里的老板。Journalist。澳洲人。结果就爱上 Karamea 也就长住下来了。落了地,生了根,梦想都在他身上得到启发。

Ben - Sam 的朋友。偶尔会从邻镇过来帮忙锯树搭棚子什么的。也是个搞笑高手。有失眠问题。每次来 Karamea 都是想安眠的一位奇人。

还有我们都希望她健健康康的 Maree;
Andy 别把那头帅气的辫子给剪了;
Anna & Lucas 继续浪漫的爱下去;
Baba The Sheep 能早日找到爱它的...另一半;
Moo 继续乖乖的守着 Rongo;
Rusty 继续活蹦乱掉到下辈子...

我想记得与你们共度的每个时光。开心的,不开心的,那洗衣的早晨,飘雨的午后,做面包的旁晚,围在一起谈笑风生的夜晚。夜晚都好冷,总是围着火炉说着笑着又是一晚。不然就躲在自家电影院看着莫名其妙不知名的片子。不然就起个火来个营火会喝喝啤酒又一晚。

时间在这里过得很快。很悠闲。我仿佛忘了所有的一切。曾经有很大的一股冲动,想说如果我能永远这样那该有多好。

我看着 Estuary 的夕阳,无限感叹。
只是近黄昏。

我记得那个晚上,穿着冷衣就与他走到几公里外全然没灯的郊外,就这样躺在路上,看着闪闪发亮的星空。那是我第一次,活了这么久,看过最安宁,最漂亮,最灿烂的星空。仿佛只出现在电影里的情景。口吐一口白烟,我和身边那个人说,我要用眼睛记下这晚,要用心记下这个时刻与这份感动。

我沦陷了,不知道是爱上这里的人,这里的星空,这片宁静,还是这片海洋。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