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0

给身不由己的我们:从前与现在

新年还没过


漫长的故事总是由漫长的文字代替。


不懂怎么说起,也不懂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从小小的,烦恼只因买不到玩具而坐在地上苦恼的百厌瓜儿,
到了上学时代为了考试成绩不好,每天有堆积如山的功课,总是背不好的乘法表但还是可以脸带笑容蹦蹦跳跳每日定时两个小时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电视的小孩,
到了中学进而烦恼(当然还是传承着小学的小小烦恼)以及课外活动的活跃度,朋友老师的关爱度,哪个哪个与那个那个的八卦新闻等等等。
哦!还有一些师长们,同学们,父母们,搞到自己也施加在自己肩膀上的“政府考试的压力”,最终往自己脸上贴上痘痘脸标签的岁月。
慢慢的,好像感觉自己不再受保护了。
开始更向外发展的生活了。

每个人都踏上了那条都是人生转捩点的路。

说到这里,是不是应该说说大学了?
感慨大多博客都有类似大学经验,不外是从新认识新朋友,广阔原本的社交圈子,活动与活动,再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往外面的花花世界鬼混(好与坏掺半),性格的转变也在这个时代大转特转,变得更认识自己(吧?)
到最后还是只有念书与成绩的烦恼,哦,当然,这个时候可以突然跳表,空降出情感与金钱的烦恼。

看到这里,知不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

人越大,烦恼的事情特别多。
来到这个年纪,身边的人都为自己的未来在铺路打拼。
很是烦恼。

我好像应该更珍惜所剩无几的学生生活。

看到他们每天日复一日没灵魂的在讨生活,
面对在抉择上的压力重重却是无可奈何,
讨厌目前却不能往前的阻碍。

我真的好无力。

当然,还有一些人的感情动态啦。
从前年少无知的我只会用很理智的方式分析事情的可能性,然后给予很主观的看法。

老了,心境也突然变得回去了。
面对这些问题总是无从下手,突然觉得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问题存在的问题都好难解决。
经验告诉我说插手朋友感情问题是个很重的责任。

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最近才和朋友提起说,人越大,朋友就越少。
朋友回我说:你觉悟得还真慢。

呵呵,对呀,不得不觉悟认清的事实。
每每回到家都会和家人发牢骚一下,那个那个多不通情达理,那个那个多难相处,那个那个很讨人厌,那个那个...

我是个任性又蛮不讲理又不懂得忍耐,其实很烂又很爱投诉的人。
我承认。

总是想不透身旁的人奇怪的想法奇怪的处事方式。
妈妈说,一种米养百种人。

就算你觉得人家天天吃面包奇怪,人家反而会觉得你天天吃饭更不可理喻。
好像有对,试着接受。

有一次,朋友用很专注的眼神告诉我说:吴宓恒,你变了。

我没有给她机会继续说下去。因为我知道,我变了。
很主观的认为世界变了,人长大当然得变,所以我变了,很主观的认为我是越变越成熟,越迎接这个社会风气的变法,呵呵。

可能我觉得变是好,某些人却喜欢固步自封满足于现在的自己吧?你看,我又很主观的下了结论。
我的人生,习惯了一直在变,我不能也不想往回看,更不希望十年后看回自己竟然还是那个想当年没有进步的自己。
进也好退也好,我要求一直在变得生活确实没有后悔。
我的灵魂告诉我我一定要活得精彩,我不要愧对我的记忆,不想进到八号当铺能当的只有眼耳口鼻,就是这样而已。

一切的一切其实弄得人心力交瘁。
目前的我与从前的我,其实没太大分别。
可以烦恼的依然只有越见沉重的学业,呵呵,也不懂应该开心还是伤心好?

又在一个夜里,脑袋被狠狠的敲了一下,点醒了我:
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既然自己知道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就是那样,别人觉得你任性无知那又怎样?
这是你的人生别人无权干涉!在自己的人生里任性有什么不对呢?况且你知道你任性的没有伤害自己伤害别人,有什么不好?

我于是大大声的对自己说:
对!我才不理睬你们看我的眼光有多另类,
我还要鄙视你们有多闷骚,
我也不管他人处事方式是怎样怎样,
我较特别就是和你们不一样那就好。

对!我开心就好。

何必让世俗的眼光捆住自己的脚呢?
我坚持,我的想法。

朋友,你理会了吗?

Reactions:

9 comments:

我不想长大~

哟哟,我有理会到,我自己的人生,才不想理他人如何去想呢

嗯,我理会了,对了,你说google哪位明星的事,我try了,可以啊G神shock了呱。哈哈

说得好! 只要不伤害别人。为自己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别人或许会觉得你任性。那又怎么样?重要自己无悔。

我也任性执著过。可是,我不后悔。在这些过程中,我也学会长大了。

我不找烦恼,烦恼也会找上我
选择开心过日子最好

不懂也得懂
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我再不懂下去了

朋友,你也是啊~

快乐不快乐
掌握权在于自己的手中~!

感觉就像说着我的心底话。。。。。。
希望明天一切会更好!

就如同刃牙第一部裡,德川老先生在地下競技場所說的話:
想成為天下第一,有什麼不對?

每句话都直刺中心。感慨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