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6, 2016

那个说了好多年的柬埔寨

好多年前和朋友说着,一定要趁吴哥还未被森林完全吞噬前去拜访体会大自然的震撼。
说着说着,过了几个冬,说着说着,我们也老了。

那个我们说好一起去的吴哥,随着时间消逝人物变迁,也变成孤单芭蕾了。
人说,绝然一身时的孤单没什么,最害怕的是人潮中的孤寂。

幸好有你们,脸上还能挂着笑。

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的旅行,什么时候想要和”你“一起看世界,这两种决然不同的心境啊。

只身来到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迎接我的依然是拼命兜客的司机。
“生活还挺艰难,”我如是觉得。

事实证明我错了。司机可富有得很。这个城市最不缺钱的职业,司机肯定不会在倒数位置。

$9的的士票

结果这司机硬硬凹了我$10。
“Tips!”他说。

那天,是 Water Festival 的最后一天。
漫无目的的走在金边让人倍感压力的街上,我像只蚂蚁乱踹乱撞。

独立碑

我自知理亏,对这个陌生的国度窥探了那么久,却从来未曾探讨过它的历史。

皇宫

身为马来西亚人的其一优点,便是扮各路游客,随便听到熟悉的哪国语言就能装聋卖哑在旁跟听。就这样听完了所有故事。

银塔

Central Market

比起里面琳琅满目的玉器首饰等,我比较欣赏的竟是这建筑本身。
好美,真的。

Wat Phnom

这城市最高的寺庙。听说很灵,皇家都到这祈祷呢!

Russian Market

这什么都有,就是不见任何俄罗斯的影子。
那为啥叫俄罗斯市集?
因为在那个满街俄罗斯人的年代,这里是聚集地。

金边的月光

把梦照亮。
对着洞里萨湖喝啤酒,想象着湄公河的澎湃。

青蛙肉

回程途中看见这个异常兴奋,立刻蹲在路边点了两只青蛙咕噜咕噜下肚。
朋友瞪大眼睛看着,不可思议。

然后就发生了更不可思议的事。

一路上当地人都热心提醒,“好好保护包包,很危险呢!”
我们真的有认真听,真的。

只是还是被抢夺了。
看着朋友的包包被摩多骑士抢走差点跌倒后回神那刻,镇定是唯一能做的事。

有兴趣可看这里

大使馆外的帅弟弟

友人到移民局办事,我便一个人继续游走。

Genocide Killing Field

照片就不多放了。
踏进这里,我没感觉阴森。听着耳机内传来的声音,想象着一幕一幕的往事,异常平静。

恕我说句,诸如此类的事情,在今天,依然在某个角落上演着。
百般感叹。
我庆幸,也告诉自己,是多幸福。

Tuol Sleng Museum

我抱着看往事的心态,静静聆听,感受这里的气息。
看着那铁床,我不竟在想,如果我活在这个年代,会是怎样的恐惧。

看电影看得多,总觉得逃狱虽然艰苦,但如果几百个甚至几千个人视死如归同心协力的话,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看着这4层楼高的建筑,再看着那不算高的围墙,怎么可能外边的人不知道这围墙内的人间地狱呢?我惶恐。

Chum Mey

我坐在长板凳上,好久好久。
想着关于你的一切。
不期然在角落遇见他,这场战役的生还者。
看着那脸上的笑,我又在想,那是熬过多少岁月才能拾回但却永远不可能衷心的...笑?

金边城市

友人说,她不喜欢这里。
理所当然尔,这城市带给她的尽是不好的回忆。
而我却在感受着这些人还在舔伤的痛。

高隆撒冷岛

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
回归淳朴。

狗狗伴我行

这少人岛,没啥活动,每天就是吃喝拉撒睡。
走在小径上,只有这狗狗静静跟随。

什么时候我不再害怕狗狗。
开始想要亲近它们,哪怕只是摸摸额头说声乖。
谢谢你。

Clear Water Bay

如果有人看懂了上面这幅图,我就找到知音了。
这地形很特别,淡水 | 沙滩 | 淡水 | 沙滩 | 海水。
要出海还得过关呢。

这蓝让人屏息

高隆撒冷的日落

我在这里找到最佳瑜伽地点。
突然想念,那个曾几何时我对自己许下的愿。

“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会一直陪我到世界每个角落看日出日落。”

高隆撒冷的日出

依然有狗狗的陪伴。
我感动也只能静静的。

吴哥的日出
Angkor Wat

其实很是人山人海。
对不起,听不见莲花绽放的声音。

生命力的顽强

为你祈福

舞者

和你玩一个游戏。
整个吴哥有两千多位舞者,就只有一位露齿而笑。
我一个个找,不死心的找。
告诉自己,找到了,我就会幸运的。
是的,我找到了。
微微笑,相信着我相信的。

高棉的微笑
Bayon

天堂的阶梯
Baphuon

沉默的革命
Ta Phrom

你说,是人类伟大还是大自然伟大?
人类毁了大自然创造奇迹。
有一天,一只小鸟经过,在这里留下一粒种子。
这种子吸收日月精华,用了五百年的时间日渐茁壮,侵蚀这里。
它们相依为命,它们是共生体。
那是多大的震撼。
此行,目的已达。

和这里的尘埃飞扬形成很大的对比
Srah Srang

从我脚下跨出的每一步,都不许后悔
Beng Mealea

就有那么一群人,毕生活在水上
Tonle Sap
Kampong Phluk


就有那么一群人,每天以船代步

开船,回家了!

“可以让我试开这船吗?”我问道。

所以说,想要就得开口。
立马战战兢兢十分兴奋的开了十分钟的船。
不难,很简单,真的。
我笑说,没旅费了,可以在这里打工吗?

腼腆掌托明显不懂我在说什么屁话。

汽车脚踏车火车船都开过了,下次应该是飞机了。
哦,不对,还有摩多呢!

大船开了,转小船

旅程就这样到了尾声。
慢脚步。

说真的,对柬埔寨人没什么好感,大概是因为之前发生不开心的事情,外加tuk tuk 司机的嘴脸,真的不太喜欢。

马来西亚的司机又何尝不让人生气呢?哎。
旅行就是这样,遇上的也不一定全是好人。

但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却被这司机搞得好感动。
人生也就这样,总在转角处看见希望。

拜托联络他吧

我想,没啥事我不会再回到这城市。
第一次的悸动,只想要好好地保留。

醉人夕阳

还是第一次在机翼下看夕阳,还蛮特别。

[ 照片全自然, no filter no edit, 看着眼睛会疼一下。]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