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7, 2014

Chapter 9 = 有那么一点无从释怀

其实每次打开电脑看见 wall 上那一大堆未被上载的照片总有些惆怅。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那些记载。

阔别多时,我再次上来打扫灰尘。
继续未完的旅程。

即使阔别了584天后的今日,对于这个地方的绿还是很有熟悉感。
身边的朋友有的已经 moved on, 到了另一个城市继续未知的探索。
有者亦已步向人生另一里程碑,回头看着自己。

叹息。笑笑。时间不曾为某个人停止。
我长了岁数,却似乎没长什么大智慧。

呵呵。我相信大智若愚这句话。

会有一种东西,你只想把它收在心里头细细回味。


我会记得可爱又友善的狗狗
Rusty & Super Moo
那个他们陪着我留下无数脚印的沙滩


那个夕阳无限好的黄昏


那个走进郊区森林只为了寻找全 Karamea 最高的树的时刻


那个我与 Julia 坐在 Sam 爱车里胡闹的时刻
她说 " Never let a kid play alone, in Your car! "


那个每天指定动作 - 喂绵羊的早晨
它叫 Babar
意即 “女儿”


那个爱耍帅得要命的家伙
他叫 Enrico


那个唤醒我们的运动
可惜我永远就只会向前的 - 踢毽子运动。
过后总会有咖啡当早茶的时刻。


那个完全不怕陌生人的女王。
Diva.


Julia & Sanae


Nicole & Sam


忘了啥名的加拿大女生


Brian 


忘了啥名的 Hulk


很帅的德国小男生 Mark


爆炸大王 David


不爱穿内裤只带一边隐形眼镜的 Sara







那个万圣节的晚上
很疯。
也很温馨。


那个 Sara 生日 Face Painting 的疯狂夜。
嗯嗯。


那个象征 Rongolian 精神的鲨鱼人。

还有无数个围绕在厨房做面包做晚餐做早点的时候。
那个砍仙人掌的早上。
那个锯树的午后。
每个星期三的营火会。
每个星期四午夜相约在电影院的浪漫。
与薯片啤酒甜蜜约会的每一天每一夜。
那个一个人走长滩的落寞。
那个拉着Moo & Rusty, 望着海却想着遥远家乡的伤感。
那个冬天半夜冷得要死却走了两公里路只为了和那个陌生的他躺在路中央数星星共烧一支烟的寒冷。
那个在山洞里巧遇两位法籍帅哥一起在黑暗中与蜘蛛摇滚莫名其妙的下午。

都显得那么难忘。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