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6, 2010

给婆婆的信

这几天,突然觉得婆婆真的老了,白发苍苍,身体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健在。

呵呵,婆婆,你还记得从前你都是怎么中气十足喊我们吃饭喝汤的吗?
你还记得在那乡间小屋,我是多么的调皮和你养的鸡鸡玩耍吗?
你还记得我总爱在你烧饭的时候围绕在你身旁跑上跑下偷吃菜肴吗?
你还记得我爱上你房间的热风扇执意搬出房间和你挤同一张床吗?
你还记得我总爱霸者你的尿壶吗?
你还记得当你在对面菜园种菜浇水时我在对头乱洒水造彩虹吗?
你还记得...

原来已经过了十几年。
时间飞逝,乡间小屋的情景已不再
取代的是锤心的迁就,等待,与无奈。

婆婆,是的,我们都长大了,翅膀硬了,都飞走了。
只剩下你一个人还在默默照顾心中的小孩。

其实,我好爱你,虽然总嫌你唠叨,见面时不怎么聊上几句,可是还是很关心你。
不知道有没有和你说过,
我好喜欢吃你煎的鱼,
好喜欢吃你煮的羊角豆,
好喜欢喝你熬的汤,
好喜欢尝你煲的糖水,
好喜欢你包的kuih kapet,
好喜欢你搓的汤圆,
还有,好喜欢撮你手臂的摆摆肉。

那天在机场目送你离开,我们的声调都是嬉闹的。
其实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心里都不想让你看到不舍的表情,转而用玩笑代替惆怅。

可是,我感觉到你不想离开的心情,我知道你的离开其实只是一种职责。
她们说,转身离开时,你眼中有泪。

我没看见,被心中的悲伤蒙住了眼睛。
你被服务人员推进关口的那刹哪,

我还是很想紧紧地抱住你。


所以,婆婆,你一定要过得好好的,两年内一定要回来,我们打勾勾,好不好?



曾经,在的部落格里看过一封《给天使的信》, 我和他说...

不要问我为什么
可是看见天使的启程的这一刻
就是充满着不舍,然后泪滑落

我的婆婆
那片菜园
那口井
那只狗
那辆脚踏车

婆婆的笑容
软软不结实的手臂
10年前乌黑亮丽的头发
到现在的白发苍苍

我们对婆婆都是拥有差不多的回忆
只是,我常常都不太珍惜这位天使
天使每次每次都期盼我回到家乡能见见她,和她聊聊,但是大意的我,每次都忽略了她眼中的落寞...

天使的启程提醒了我,是时候探望婆婆 ...

我不愿给天使写信,不要,那种感觉很崩溃。

Reactions:

3 comments:

我看回我的妈妈,也是觉得老得很快...
愿你婆婆活得健康! =)

where ur po po went? My popo also stay with me ~ she already 90 . :)

我的外婆也是岁月不留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