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7, 2007

终极衰运的一天

可能我八辈子的衰运都已在这一天发生,或者,冥冥中早已注定,而且上天已经很仁慈的给我发了一个小暗示。
5/4/2006
为了拍照,驾车到了加影。忘了身在异乡,忘了身为驾驶者应有的醒觉,亦忘了应该放的固本。所以中了一张红肉干。
6/4/2006
紧张刺激的一天。
10am--找朋友拿钥匙的途中被Ukm keselamatan逮个正着,再来一张红肉干。这张比较够力,五十块钱一公斤。
12pm--到bintang发泄。沿途里也不懂当了多少次的迷途羔羊,走了多少的冤枉路。明明就是很清楚方向,偏偏就是有某些东西阻碍我到达目的地!
2pm--千辛万苦回到了宿舍,下楼梯时竟然,竟然差点滚下楼梯!
2.05pm--连衣挂都欺负我!断了下来我的衣服往哪儿挂?!
2.30pm--为了拜访五脏庙,心不甘情不愿得煮了唯一一包的速食面,也不懂发什么神经,凉风一吹,面倒在地下,还好不是很热,可是还是把美美的脚烫得有点小红。开门清理时,再次不懂发什么神经,被门夹到脚趾,顿时开花。
3.00pm--心情糟透之际,唯有睡觉。
6.00pm--简直就是衰三千年的东西即将发生!话说到时到候去冲凉。就在我蹲下洗衣服的时候,隔壁的姐姐一个不小心把用过的卫生巾抛了过来,哇噻,差点中头奖之际还要亲手拾起还给他顺便说声“没关系”。
6.30pm--熨衣服准备出门谈一谈所谓的大生意。谁知在把衣服塞进裤子时听到一声清脆的铃铛,咦,原来是手链断掉了...

可能我把衰气传给了爹地,结果当天他被打抢,好惨...

(爹地其实是我的ketua pengarah...)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