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无力

寂寞的一天。
昨晚在马大摇篮手音乐发表会中,有少少的孤寂。
昨晚与大伙一起在mamak党解决午夜餐点的时候,再次感觉到孤寂。
今天,不想上课,虽然只有那么一小时。
与大老远来的老同学见面,觉得人生很迷惘,无力。
尝试很认真地度过每一天,把自己忙得天旋地转,甚至有点荒废了学业。
那个时候,觉得,是值得的。
傍晚收到爹地的短讯,“女儿阿,今晚记得来面试哦!你的兄弟姐妹都有来哦!”
反复思量,还是去了。
也没那么的抗拒,只是有时候也会闷,会累,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会听取别人的冷言冷语,所以会选择放弃。
回来的途中,终于被寂寞包围。
一个人走在漆黑的走廊,自己也觉得背影很是孤寂。
很想逃避,很想放弃,很想找个人聊聊,很想,有个人的肩膀可以让我靠。
没有。

此时才发觉,我的人缘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很冷很冷的心房,无力,且不能怪我对任何事都是那么无所谓,因为已经冷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年纪轻轻,会如此的没有希望。
常会被人如是问到:“你想这样吗?”“你会怎样?”“你能这样吗?”
我的答案都是一致的:“无所谓。”

只能无声叹息。
又是一个想让人隐藏自己的夜。

Reaction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