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5, 2006

清思

今天过得很“舍不得”…怎么说?原来不知不觉中,大家已经到了快要各奔东西的时候了.回想当时,我们还在HR门外痴痴等候分派房间,我,嘉欣,诗品3人是最后被叫入的.毫无意外的,我们3人也很顺利的变成了roomate.回想起来,缘分这玩意儿还真有趣.某些原因的关系我们3人房变成5人房,当然,像我之前所说的,筱欢从别房换进来的,而淑萍则是违例住宿.故事的开始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3天的orientation并没有将我们的关系拉得更密切一点.那时候的我还恼得和美珊倾诉:怎么办?我似乎交不到新朋友哪!难道我这3个月就这样默默渡过了?事情的转变往往是出乎意料的.训练的开始就是一切转变的开始.开心的训练过程相信是我们毕生难忘的吧?我希望是,毕竟我们仍是在怀念不是吗?之后的之后,发生所有一切不愉快的事,虽然曾经为此伤心难过,彼此厌恶彼此,但,过眼云烟,很庆幸,彼此更进了解,也对之前所有不好的印象有了新的注译.或许,在别人眼中,我们是那么的不可一世?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我们是大家口中的“惹草一派”?毕竟这种开放的性格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虽然说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非常不能接受这一切,你知道,从小到大我的生长环境是那么的“单纯”,对于外界所有不良形态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形似都像隔了一壁隐性墙.然而久而久之我也都习惯了某种特定模式:立足于这社会本来就是闲言闲语一箩箩,你避不掉也都逃不了,总之做回自己的本分那就好了.讨妈妈的一句话:“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咱们管不着.”

话说回头,还记得我们怎么杯戈彼此吗?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一开始我们埋怨诗品的慢条斯理,后来埋怨筱欢的热情,再来到嘉欣的软心肠,到最后不能挽回的当然就是淑萍的堕落了.至于我自己,我不知道在你们心中我是个怎样的人?或许我也是被你们埋怨的一员,但都过去了不是吗?这半年的时光里,我很庆幸陪我渡过的是你们而不是别人,只因大家都说这里生活苦闷烦躁不厌,看看我们,多姿多彩!别人所不能了解的,大概就是一样的人聚在一起产生了化学作用吧?

再过几天,诗品就要下山了,而筱欢也即将开学,留下的,只有我和嘉欣2人了吧?空荡荡的房间,我们要怎么面对?放工回房感受到的仅只那没有温度的空气,冷冷的门把,好伤感哪!虽然我很看得开,也常常在别人的纪念册写上这么一句:“在每一个人的人生中,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朋友,不同的经历,不同的回忆,交织出不同的回忆.”但是,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还是会觉得不舍咧!就象,这次一别,真的不能相见了…

再见了!朋友们!我会怀念的!那些照片,已经丰富了我的人生,无论时间怎么飞逝,它会证明,曾经有一段岁月,有一段友谊,在一个地方,酝酿了,很纯,很甜.

Reactions:

0 comments: